北市区,这个20年前被昆明人说废掉的野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文/花言

如果要给昆明的北市区献上一首歌,我一定会选《山丘》。

还记得去年的8月11日,看完李宗盛演唱会的那个晚上,在迷途不知路的南市区,我把朋友们都送回了家,独自一人回到北市区。

朋友们都是南市区的拥趸,我们的相聚,总像是隔着千山万水一般,需要越过山丘,才能见面。所以他们常常夹带着骄傲和不屑和我说,南市区“年轻”“新生”“发展快”“未来潜力巨大”。每逢此种说服,我总说,高兴就好。

我是固执的,换了两套房子,在北市区住了一年又一年。

作为一个典型的金牛座,我天生对“稳”的事物没有任何抵抗力。北市区那种成熟稳重的“大叔感”,那种阅尽人间沧桑后毫无波澜的“云淡风轻”,是昆明任何一个片区都不具备的。

我喜欢北市区,就像喜欢李宗盛和他的歌《山丘》一样。

野孩子:有人生没人养的北市区

最近几年,在昆明大片区发展的进程中,我突然意识到这么一个现象:草海、巫家坝、

环湖会展、空港等“后起之秀”的关注度和声量几乎全部被拉满,北市区作为昆明最早开发

的新城区,在日常话语体系中的出现频率正在大幅下降。

现在的北市区,在昆明片区发展的热潮中就像是一个退出群聊的前浪,坐看后浪们的风

起云涌,一切都很少与自己有关,出圈不入圈,安静独处只待破圈。

昆明北市区航拍夜景,灯火辉煌

时光倒回。

1995年,刚刚夺得世博会举办权的昆明人对新世纪有着无限遐想。世界级盛会的举办,将给这座西南边陲小城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而昆明彼时的城市版图,也开始不甘于蜷缩在以翠湖为圆心的弹丸之地中。

昆明政府决定北拓。

按照1996年制定的昆明城市规划方案,以及1999年国务院批复的“昆明总体规划”方案,2003年制定的城市规划调整方案,北市区一直被定位为集文教、商务、居住、第二产业于一体的城市副中心区。

只是,繁华都心与荒凉北市的连接处,火车北站横亘其间,死死堵住了向北的脚步。直到世博会逼近,市政府才终于下定决心,耗费亿元巨资打通了北站下穿隧道。

至此,北市开发的重要一枪是时打响,昆明首个城市副中心的雏形开始逐渐显现。

彼时的北市区,就像是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昆明把所有的关爱,所有的关注,所有的精力和心血都倾注于他。集文教、商务、居住、第二产业于一体的蓝图让人兴奋,这里曾经还规划过体育中心、云南大剧院、云南省科技宫、云南省博物馆和聂耳音乐厅。

只是,理想和现实总有差距。停留在一纸规划上的口头关爱如果不能落地,终究是一场虚妄。

北京路沿线流光溢彩,标榜着昆明最具都市感的形象

“当初对北市区进行规划时,对社会资本运作规律认识不清,规划了一张美好的蓝图。这值得对规划本身进行反省”,“相比原来的设想,北市区规划意图未能全部实现,这非常遗憾,”昆明市规划局总规划师、国家注册规划师杨晓辉曾这样表达。

北市区就像是一个有人生没人养的“野孩子”,含在嘴里的金汤匙出生不久后就掉了,但他不抱怨,也不杞人忧天,而是凭借着骨子里的韧劲,野蛮生长,走上了自我发展的道路。

没有了规划中扬言的那些“大件”配套,几十万人最具有烟火气的平凡生活版图却被迅速拉起。上班路上买个饵块,下班约朋友吃烧烤喝啤酒,闲暇时间逛逛商场便利店…..早在17年前,昆明首个醇熟居住大城的生活景象,已经在北市区热热闹闹的上演。

看门狗:本土开发商的北市区

在昆明,没有任何一个片区像北市区这样稳,像北市区这样成熟。

北市区的稳,是作为“先行者”,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走出来的。

北市区的成熟,是依附在20多年的沧桑岁月之上,让人不需要等待,不需要担心期待会落空,一切尘埃落定的安全感。

自北站隧道打通,北京路用尽全身的力气向前延伸。江东集团、城建股份、官房集团、伦华地产等本土实力较强的房地产开发商作为先头部队,纷纷在北市区攻城略地,踩在昆明北进扩城史和繁荣史的鼓点之上。

昆明本土的开发商,如“看门狗”一般守护着北市区的这一方土地,过去如此,直到现在,亦是如此。

这里的“看门狗”不是一个贬义词。当所有外来品牌开发商蜻蜓点水般掠过,本土开发商忠诚的守护,更加显得弥足珍贵。从20年前官房、城建、江东在北市区大象起舞,到如今俊发城、云南城投昆明湖,以及依然坚守北市区阵地的江东,昆明从来没有一个片区像北市区这样,被本土开发商如此重仓。

正因为不是“过客”,二十年如一日,本土开发商把这里当成了“家”,他们怀揣着开发建设运营一座新城的心力和感情,扎根于此,猛下功夫,把产品做到极致。

前有江东花园、江东小康城、江东花城等江东系,官房金实、仿江南水乡等官房系,城建北辰、云南映象等,承载着一代人安家昆明的梦想;后有诸如融城昆明湖这样裹挟着亚洲第一大人工瀑布公园而来走改善型人居的项目,提升着北市区生活的质感。

2009年规划,定位为以优质的人居、生态、商业、商务、教育、文化功能配套承接主城发展转移的北部山水新城,伴随着北京路的北拓延伸,如今开发已经抵达至松华坝脚下。

域内五纵四横的黄金路网,三面环山且内有盘龙江、金汁河、东大沟三条水系穿越其中的地理资源优势,更兼有瀑布公园的惊鸿水景和十余个公园的绿意滋养。在城市配套和生态环境的交相辉映之下,北部山水新城正在成就着昆明北的宜居盛境。

昆明瀑布公园,云南城投融城昆明湖配套,被称为“亚洲第一大人工瀑布公园”

讲真,北市区确实没有多少奢华的、值得拿来说道的配套设施。北市区有的,是经过20多年的沉淀,安居在这个片区的人群所带起来的成熟的城市生活的氛围感。北市区有的,是像一个稳重的中年男人那样,包容着所有,原谅着所有,奉献着所有,让人觉得无比安心的安全感。

20多年的沉淀和发展,让北市区量的积累到达了一个质变的临界点上。他已经足够成熟,足够优秀,今后所有的动作,不过是锦上添花。

当昆明其它片区都还走在向成熟迈进的路上的时候,北市区这位老大哥,早已拥有了“一览众山小”的境界。

摆渡人:唱着《山丘》的北市区

看完演唱会独自回到北市区的那个晚上,我的车里依旧放着李宗盛的《山丘》,虽然演唱会现场已经听过一遍,仍然意犹未尽。

想说却还没说的,还很多

攒着是因为想写成歌

让人轻轻的唱着,淡淡的记着

就算终于忘了,也值了

……

我一路向北,北京路两旁的建筑被流光溢彩的灯光投射,连成片,连成排,昆明最具都市感的形象,能在这里找到答案;商圈依旧人来人往,大把的人舍不得睡去,贪恋着撩人的夜色和烟火气生活;住宅区的灯光透过窗户星星点点的亮着,每个亮光背后,都闪烁着一段安家北市区的故事。

昆明人喜欢站在长虫山顶,俯瞰北市区的成熟景象

我突然想起前几天和领导聊到北市区,他感慨万千的说,由于当时开发体量大,加之房子便宜,北市区承载了他们70后一代安家昆明的梦想。他们在霖雨桥还杂草丛生的时候选择这里,在北市区的边界不断向北拓展,房价早已翻了几番的时候仍然坚定的留在这里。

北市区像是一个摆渡人,渡众人也渡自己。对安家昆明的70后来说,北市区是一种情怀,更是一种信仰,一种发自内心的认定。

这群人把生命中最美最年轻的岁月留在了北市区,北市区也给了这群人最好的青春。现在,70后这一代住在北市区的人和北市区一起,都到了“越过山丘”的年纪。阅尽人间沧桑,一切风轻云淡。

终于敢放胆,嘻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无知地索求,羞耻于求救

越过山丘,虽然已白了头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

北市区年轻过吗?年轻过,但经过20多年的沉淀,反复的摔倒又爬起,他已经拥有了无比强健的肌肉和无比强大的内心。

北市区浮躁过吗?浮躁过,但北站隧道淹水的阵痛,道路提升改造的“满目疮痍”都已经成为过去。

北市区还有未来吗?当然有,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随心所欲,一颗沉稳的心,始终所向披靡。

现在的北市区,正在用低沉而有磁性的嗓音唱着《山丘》,再难的人生,又能把北市区怎么样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保留追诉权:看看云南 » 北市区,这个20年前被昆明人说废掉的野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免注册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