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融创晋宁未来城背后的变奏曲

昆明夏季,奔雷阵阵。

这时候的滇池,大多雨色灰蒙,再大的惊雷,也劈不开这沉沉的笼罩。

这是一面湖,也是一片地产开发的江湖。

江湖笑,恩怨了,人过招,笑藏刀。


6月13日,孙宏斌站在滇池最南岸大湾区的观景平台上北望滇池,面带微笑,身旁有邓鸿。

两天前,云南城投集团控股的成都环球世纪会展旅游集团有限公司,25亿拿下了他们所站的这片2010亩土地。

他们谈笑风生。

6月13日邓鸿、孙宏斌考察晋宁未来城项目

6月13日邓鸿、孙宏斌考察晋宁未来城项目

三天后,广州融创文旅城开业,邓鸿专门发了一条朋友圈道贺。

就在孙宏斌和邓鸿谈笑风生滇池南岸一个月后的7月11日,环球·融创晋宁未来城的字样,正式出现在政府主导的重大项目开工仪式上。

这一天的前一日,注册资本金高达30亿元的“成都环球融创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成立,持股双方分别为融创西南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和成都环球时代会展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一个滇池最南端的项目,已经隐现着云南城投集团、成都环球世纪、融创、成都环球时代四家公司和孙宏斌、邓鸿两位大佬,更令这片江湖充满不确定性的因素当然还有中国保利集团,因为就在7月2日,根据上市公司云南城投的公告,云南省政府与保利正式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保利集团拟参与云南城投集团的混改。

云南城投集团、邓鸿、孙宏斌,已入牌局。正当三缺一之时,保利拍马杀到。

一家近年来纵横捭阖各地各行业的云南国企,两个多年来暴走江湖的民企大佬,新添一家虎视眈眈的实力央企,这牌局,顿时悬念乍起,想必也定会好看。

雷声阵阵

从5月底至今,围绕着云南城投集团,一如昆明的雨季,惊雷阵阵。

5月底,云南城投集团、上市公司云南城投董事长许雷投案。

3000亿总资产的云南城投集团业务遍及金融保险、城市开发、会展、水务、教育、半导体、医疗健康、酒水食品、旅游度假、景区运营、商业等,是近年来媒体关注度最高的云南省国有企业之一。

一家重资产企业,纵横捭阖14年,肩上的负重,真的越来越重。尤其其旗下上市公司云南城投,负债率一直高居不下,而盈利能力一直绵软无力,很多时候靠转让项目来实现账面收益。

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今年以来,上市公司云南城投不断转让旗下项目,减轻负重。许雷投案后,董事会也终止了历时两年、作价240亿、令市场刮目相看的、针对成都环球世纪会展旅游集团的100%股权收购重组。

一场由董事长许雷投案引发的声浪危机,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磨。当市场重归平静,企业项目的动静,预示着新一轮洗牌的开始。

7月11日晋宁区重点项目开工仪式现场

7月11日晋宁区重点项目开工仪式现场

7月11日,在省市领导共同见证的“晋宁区2019年十大重点项目开工仪式”上,自带焦点光环的晋宁未来城项目案名,被设置在仪式背景墙的首行首位的明星位置。

让人意外的是,本应主导“晋宁未来城”开发,且作为持有项目拿地单位成都环球世纪会展51%股权的云南城投集团,却没有高层出席此次重要仪式,反倒是融创中国的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出现在邓鸿的身侧,共同为晋宁未来城冠上“环球·融创”的姓氏前缀。

有关晋宁未来城名称前缀的问题,让人联想到的应该是发生在开工仪式举行的前一天的事。

7月10日,注册资本金高达30亿元的成都环球融创文化旅游有限公司在成都高新区设立,股东分别为融创西南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和成都环球时代会展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主营旅游资源开发、房地产开发运营等业务。

虽然成都环球融创文旅暂未公示两大股东的持股情况,但结合公司业务范围,以及晋宁未来城更名后新增的“环球·融创”案名前缀推测,成都环球融创文旅大概率是为环球·融创晋宁未来城专门设立,并极有可能负责项目的整体开发建设和运营。

成都环球融创文旅股东之一的成都环球时代会展与晋宁未来城拿地主体成都环球世纪会展并无关系,而是邓鸿以自然人股东名义2016年8月设立的独资公司,注册资本5亿元,主营旅游资源开发和房地产开发经营。

“环球·融创晋宁未来城”,成都环球融创文化旅游有限公司,邓鸿和孙宏斌6月13日在此瞭望滇池并于7月11日共同出席开工仪式,这些元素放在一起,谁能说牌局没有出现重大变化呢?

这是云南城投集团的第二声惊雷,尽管只是体现在旗下的一个项目上,但志在“诗和远方”的孙宏斌,拿下万达城之后,是否觊觎云南城投集团所持成都环球世纪的份额?

第三声惊雷,来自于混改。中国保利集团和云南省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拟参与云南城投集团混合所有制改革。参照华侨城在云南的动作,保利控股云南城投集团成为可能。而相对具体项目而言,央企在云南城投集团和邓鸿、孙宏斌组成牌局的情形下,加入角力,为项目发展结果增加了变量。

聚散总有时

变量可能改变的路线之一,就是云南城投集团控股的成都环球世纪会展旅游集团。在可能早已闻息保利参与混改的情况下,联手孙宏斌,或许是邓鸿未雨绸缪,为环球世纪筹谋新的归宿?

云南城投集团,一直有志于滇池的未来。

从2011年7月环湖东路三个半岛首批25宗土地拍卖就流拍21宗开始,云南城投集团一直保持着环滇池开发的热情。如今,会展三个半岛片区的热潮才刚刚开始,沿环湖东路直至环湖南路,云南城投集团一直重仓这条昆明的黄金海岸线。晋宁未来城,是2017年12月云南城投集团、成都环球世纪和昆明市政府签订的框架投资项目。按照当时的规划,今年6月11日拿下的2010亩土地,仅仅是整个项目的约十分之一用地。

晋宁未来城早期概念规划图

晋宁未来城早期概念规划图

由于变量的出现,到目前为止,云南城投集团与晋宁未来城的关系,仅只停留在土地获取阶段。

不过,正是由于这层旗下控股公司购地关系的存在,以至于云南城投集团暂时不会被排除在晋宁未来城现阶段的进程之外。目前的现状确定的是云南城投集团控制着土地,环球和融创推进晋宁未来城的建设和发展,不确定的是此“环球”到底是“环球世纪”还是“环球时代”。

有业内传闻称,上市公司云南城投在放弃收购成都环球世纪会展100%股权的同时,云南城投集团也有意将持有的成都环球世纪会展51%股权进行出让,而受让方正是此次介入晋宁未来城开发的融创。

虽然这一消息并未获得官方证实,但据称,在成都业界已经基本确认,甚至已经进入到相关权益梳理的具体流程环节,只待股权转让协议的正式签订。

许雷时代的云南城投集团,对成都环球世纪青睐有加,一直以成都会展旅游的发展模式来推进昆明的会展旅游经济之路。许雷之后,负重前行的云南城投集团需要卸下一些重量,量力而行。因此,三年前拿到手中的成都环球世纪会展集团,就可能是卸重之一。

更重要的是,更加聚焦主业的融创在完成对万达文旅收购后,相比云南城投集团似乎更加具备开发晋宁未来城项目的经验与实力。


12年,云南城投集团潜心经营滇池黄金海岸线,总有得失;

3年,云南城投集团控股成都环球世纪以来,推进上市公司云南城投重组环球世纪终以失败告终;

两年,融创拿下万达城,其滇池最北端昆明文旅城即将开业,如今融创再度入局滇池最南端的晋宁未来城,融创总能弯道超车;

许雷,邓鸿,孙宏斌,都是有故事的人。在滇池发展这篇宏大叙事的江湖传奇中,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保留追诉权:看看云南 » 环球融创晋宁未来城背后的变奏曲

免注册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