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砥砺50年终成云南“木王”,老骥伏枥再战定制家具新蓝海

文\双森 图\刘筱庆

上海人砥砺50年终成云南“木王”,老骥伏枥再战定制家具新蓝海

“厚德载物”是李林铭老先生一生都在践行的座右铭,从小小的车工到新飞林板材的董事长,他一路学习,一路向上。

生产板材的工厂是什么样的?刺鼻的气味?满天乱飞的木屑和灰尘?到新飞林之前不知道,看过新飞林之后我知道了。没有刺鼻的味道,只有原木的清香;没有到处乱飞的灰尘,只有边制作边被吸走的杂质。

说起新飞林板材,可能你不知道,但如果我告诉你它是全友、索菲亚、欧派等国内外知名家具的板材提供者,那也许你就想知道它究竟凭什么。

新飞林的前身是昆明木材厂,这家企业经历过失败的威胁,在“崩溃”的边缘被一个“执着的人”拉了回来,这个人就是李林铭。

我见到李林铭,是在新飞林富民的生产基地。早上十点,他已经完成了对工厂的巡查。

上海人砥砺50年终成云南“木王”,老骥伏枥再战定制家具新蓝海

路遇坎坷,向阳而生

李林铭是上海人,但是在1967年参加工作以后,他再也没有长时间回过上海,那个父母和兄弟姐妹都在的上海。

“起初是在苏州,1969年调到云南林机厂后就扎根在了这片云岭大地。”现在的李林铭能操着一口标准的昆明腔和人聊天说事。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上海就是每年过年前去看父亲、和兄弟姐妹团聚一下的地方。假期一过,他又带着昆明腔回到车间里面,继续成为了外人眼中那个“李林铭”。

上海人砥砺50年终成云南“木王”,老骥伏枥再战定制家具新蓝海

李林铭

1985年,受益于在工人的基础上学习过的机械制造,李林铭被提为云南林业机械厂厂长。带领着职工,他很快研发出了获得国家专利的大理石金刚框锯,研发洗煤设备、对湿法纤维板成套设备进行改型……

李林铭在云南林机厂23年,从基层工人到厂长,可以说他一路见证着云南林机厂的发展。

1992年,李林铭被调往昆明木材厂担任厂长。当时正值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发展阶段,国有企业机制进入瓶颈,连续亏损了三年的木材厂终于迎来了新的曙光。

上海人砥砺50年终成云南“木王”,老骥伏枥再战定制家具新蓝海

“当时,整个舆论导向和市场政策都在鼓励年轻人出来打拼,身边很多人跳出了体制,开始下海创业。当时的昆明木材厂1000多名员工只有300多人在岗,账上仅5000块钱。”

改制前的昆明木材厂可以说是满目疮痍,订单不足、企业半停产、人才流失……一连串的问题等着这个新上任的厂长。

在十分困难的时候,昆明市政府给昆明木材厂拨款130万,银行也给予了欠息挂账的政策。趁着这股东风,李林铭立即开始减员增效、加强企业管理。

1993年,李林铭按照现代企业制度完成昆明木材厂现代企业的运行,随后,昆明木材厂再次得到林业部的项目投资,从芬兰引进了年产3.6万立方米的刨花板生产线。

在一次次的改革和招商引资中,李林铭一边学习着他人的成功经验,一边带领着团队研发自己的新产品。终于,成功研发出均质刨花板,不仅获得了国家专利,还作为强化地板基材销往上海、成都等地,填补了国内的空白。

自此,昆明木材厂在国内板材市场站住了脚跟。1999年,正式改制为昆明新飞林人造板有限公司,李林铭任董事长。

上海人砥砺50年终成云南“木王”,老骥伏枥再战定制家具新蓝海

板材贴面

创新和科技带动企业发展

可以说,李林铭和新飞林这一路的发展都离不开技术的进步,没有创新和科技就没有新飞林。

“现在木材加工都离不开技术进步,必须瞄准国际先进技术,根据世界最高标准进行研发。但是有时候自己的研发人员技术不够,所以我们走了一条产、学、研结合的路线,通过和高等院校合作,解决应用领域碰到的难点和问题。”

这一条“产、学、研”一体化的发展道路,让新飞林能够不断开发具有国际先进水平、国内领先水平的新产品,为公司的发展不断注入新的活力。

上海人砥砺50年终成云南“木王”,老骥伏枥再战定制家具新蓝海

李林铭(受访者供图)

均质刨花板获得国家发明专利证书、防潮型刨花板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中国林业产业科技创新奖二等奖、环保刨花板获云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环保防潮刨花板荣获云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人造板节能高效生产工艺及配套装备关键技术荣获云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人造板连续平压生产线节能高效关键技术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19年新研发的刨花板,以小于3毫克的甲醛排放量,被日本大臣认证标以F4星级并颁发证书。

“在技术进步上尝到甜头,我们的技术人员也不断学习国内外的最新技术,还与学校合作,拿出300万在西南林业大学设立飞林科技创新基金,还连续7年每年拿出20万设立奖学金。”

李林铭告诉我,因为工厂设立在昆明,所以很多技术人员都是西南林业大学毕业的,所以他们很多项目也都是和西南林大进行合作。一方面是因为离得近,能很好地解决生产中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能培养出更好的林业人才。

上海人砥砺50年终成云南“木王”,老骥伏枥再战定制家具新蓝海

新飞林荣誉墙

“我们国家14亿人口,对于木材的需求量非常之大,如果没有人造板,世界上没有国家能满足我们的木头用量。”这就是李林铭对于人造板企业充满信心的原因。

据了解,目前我们国家家具行业多是使用的人造板而非天然木材,而每立方米人造板可替代三立方米的天然木材。

“人造板的原材料有两种,一种在行话中叫做“三废”,指的是枝丫、锯木和加工采伐的剩余物、病虫害的树木。另外一种就是木材,南方用的多是桉树。桉树是速生树种,五年左右就能使用。如果是原木家具要30~50年以上的树木才能使用。”

在我国市场中,真正的原木(实木)在市场中占据的比例其实并不大,每年大概就使用6-7千万立方米,而且多数是进口。

上海人砥砺50年终成云南“木王”,老骥伏枥再战定制家具新蓝海

新飞林板材原材料堆放区

“不满足”于板材生产,进军定制家具

1967年参加工作,李林铭在林业里沉浸地工作了52年。2020年是他在这个行业里的第53年,他还想再做一点“大事”。

“云南的木材储备量全国第二,家具消费在130亿到140亿,但本土家具产能就在20到30亿左右。我们有那么好的资源却没有做到最好。所以,我在有生之年想把云南的家具产业也做起来,让林产业和资源真正适应起来。”

早在2005年,新飞林就已经开始家具制造,只是真正大规模进军定制家具产业还是在2012年。这些年,李林铭带领着新飞林在板材制造行业中一路攀登,直到现在新飞林已经成为行业中当之无愧的领头羊,他才再次回过头来对家具行业进行“精耕细作”。

“外来家具物流费、远程人工费、展厅的费用等等加起来就会导致成本更高。我们自己做板材,索菲亚、欧派、全友等家具都用我们的板材,所以我们为什么不能做呢?”

上海人砥砺50年终成云南“木王”,老骥伏枥再战定制家具新蓝海

新飞林家具制造车间

目前,新飞林在中铁时代广场的有一家展示厅,5月第二家也将开业,但更多的客户却更愿意去他们富民的工厂看。

“我们从板材的制作、贴面以及家具制造都在这里,厂房里没有那种刺鼻的异味,甲醛的含量低、保质保量,所以来参观的人基本都会订购。”

据了解,目前新飞林家具多是和房地产合作做精装房,还有一些个体定制服务。

“和房地产公司合作能把量做起来,个体服务能把美感和品质做出来,能在保持量的同时加强口碑。目前新飞林也在联合创艺装饰、十一家具、晶晶床垫等企业合作,将装修、家具、软装、实木串成一条龙,让房地产公司和个人都能更省心的装修。”

现在80、90后逐步占据装修消费市场,全屋整装、新零售已然成为行业新的风口。在家装行业的这片汪洋大海中,李林铭这位掌舵人早早便带领着他的航船出发,一路逐浪前行!

上海人砥砺50年终成云南“木王”,老骥伏枥再战定制家具新蓝海
上海人砥砺50年终成云南“木王”,老骥伏枥再战定制家具新蓝海

新飞林家具展示厅

【手记】

我不知道这位受访前还要先梳一下头发的“可爱”老人最终能不能如愿,在线上销售冲击之下他的愿景是否能如期而至?

但其实,老先生非常符合现在选秀中那句话:“敢,才会有万丈光芒!”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保留追诉权:看看云南 » 上海人砥砺50年终成云南“木王”,老骥伏枥再战定制家具新蓝海

免注册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