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化肥业龙头逆势上扬,是“拼命三郎”,还是“神机妙算”?

文/幺九零

昆明滇池路南段,文旅见长,在各类星级酒店和山海大观的氤氲包裹下,一家因磷肥而享誉全国的上市滇企却因其“向天要饭”的构思设计脱颖而出,成为路过游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筷子立天,银碗端地。2019年营收539.76亿元,归母净利润1.52亿元……在国内化肥行业整体低迷的疲态下,云天化已连续第三个年头实现营收双增长。

同样在2019年,公司化肥总产能达每年867万吨,其中高浓度基础磷肥总产能约532万吨,是国内产能最大磷肥生产企业之一,并位居2019年《财富》中国企业500强排行榜第176位、中国石油和化工企业500强“独立生产经营”类榜单第14位、中国农资流通行业综合竞争力百强榜单第2位。

“加班加点”控制毛利率

坦言之,2019年对于全国大部分实体业来说,足可用“举步维艰”形容。受全球经济下行以及环保压力持续加大,作为化肥产业巨头的云天化在各业务板块都遭受了不同程度创伤。

一方面,受全球贸易壁垒愈演愈烈,聚甲醛下游行业呈现整体低迷,市场需求下降,导致化肥全行业产品价格同比下跌。

然而,由于云天化化肥生产全年实现“长周期”运行,其中,天安化工一期30万吨硫酸、云峰化工硝酸装置,分别连续运行404天、208天,均创装置投产以来最长运行纪录。同时,云天化水富基地合成氨装置也堪称“拼命三郎”,连续运行456天,打破国内同类型装置“451天”运行的最高纪录。

云南化肥业龙头逆势上扬,是“拼命三郎”,还是“神机妙算”?

原料成本的下降,使公司生产成本得到一定控制,从而对冲了产品价格下跌的不利影响,仅与上年同期相比,公司化肥产品的毛利率波动并不算大。

磷化工板块“夺人眼球”

另一方面,随着国内环保趋严成为一种常态,磷矿石开采也不可避免的受到诸多限制。

早在2015年,磷肥、磷矿、农药等重点行业的整治便已成为长江环保计划的重要环节。而主要生产磷矿的四个区域四川、湖北、云南和贵州又均分布在长江沿岸,毋庸置疑,受“长江大保护”政策影响,磷矿石减产已成定势。

正如业界所说,退潮方知实力高低。在上述背景下,云天化自有的丰富磷矿资源便成为了公司核心竞争优势,为今后成本控制、产品定价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诚如2019年下半年,因环保整治,黄磷受到一定区域的限控,作为主要对象的西南地区,黄磷市场可谓供不应求,其价格也同比大幅增长,而一向嗅觉敏感的云天化自然也早早捕捉到了这一信息。

云南化肥业龙头逆势上扬,是“拼命三郎”,还是“神机妙算”?

图片取自云天化官方网站

2019年4月初,云天化发布公告称,拟由全资子公司“福石科技”收购控股股东旗下“盛宏新材”100%股权,交易价格1.40亿元。收购包括3套黄磷生产装置,合计产能2.85万吨/年。自此,相关黄磷产品将作为福石科技构建黄磷、聚磷酸、磷酸盐等精细磷化工产品链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云天化磷化工产业产能也随之扩大。

云南化肥业龙头逆势上扬,是“拼命三郎”,还是“神机妙算”?

图片取自云天化官方网站

据了解,2019年云天化黄磷产品板块实现营收5.73亿元,同比增长28.94%,毛利率同比增长8.65个百分点。在全国黄磷市场一片低迷的态势下,取得如此成绩实为不易。

年报显示,2019年公司复合(混)肥总产能179万吨/年,氮肥产能156万吨/年。现有原矿生产能力1450万吨,擦洗选矿生产能力618万吨,浮选生产能力750万吨……实现营业收入539.76亿元,同比增长1.88%;实现归母净利润1.52亿元,同比增长23.7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保留追诉权:看看云南 » 云南化肥业龙头逆势上扬,是“拼命三郎”,还是“神机妙算”?

免注册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