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药店“二当家”身陷罗生门,上市之路何以困难重重?

文/幺九零

2019年7月,斗志重燃的云南健之佳二度提交招股书,拟发行不超过1325万股,申请在上交所主板上市,而如此相似的一幕却已在两年前被迫折戟。

10年坎坷,面对诸如“一心堂”“老百姓”等同行者的相继上市,健之佳董事长蓝波想必也是五味陈杂。但透过近年健之佳的运行轨迹我们不难看出,上市,始终是这个企业破风前行的唯一航向标。

云南药店“二当家”身陷罗生门,上市之路何以困难重重?

2020年,“黑天鹅”骤然降临,市场经济在吞没与生存之间挣扎,新股发行审核也无一例外的出现短暂空窗期。虽然在“云端”技术的加持下,新股审核工作逐渐恢复常态,但时至今日,健之佳的上市进程仍无明显起色……

何许原因?

或许透过这样几个关键词,我们便能获知一二。

数据罗生门

众所周知,从事药品、保健食品、个人护理品等连锁零售业务的健之佳,多年来深耕云南市场,布局门店千余家,尤以昆明为重,是除了一心堂之后当之无愧的云南药店“二当家”,其财报数据自然也备受业界关注。

云南药店“二当家”身陷罗生门,上市之路何以困难重重?

2016至2018年正逢健之佳首次筹备上市的关键阶段,其营业收入分别为20.54亿元、23.47亿元及27.66亿元,净利润则分别为6894.18万元、9370.86万元、13269.47万元,分别同比增长313.01%、35.92%、41.6%。其中,云南市场营收占比均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

然而,正是这一串看似利好上行的数据,剖析之下却是重重罗生门……据健之佳招股书介绍,2016至2018年期间,健之佳对云南白药的采购额分别为32148.73万元、43137.72万元和57581.96万元。

云南药店“二当家”身陷罗生门,上市之路何以困难重重?

但是在云南白药2017年年报披露的前五大客户中,我们可以得知,云南白药向第三大客户C销售额为39012.39万元,向第二大客户B的销售额为48564.60万元,却找不到一项与健之佳披露的43137.72万元相符合。

再看2018年,云南白药向第三大客户D销售额为57086.30万元,向第二大客户B的销售额为79596.96万元,也并未找到与健之佳披露的57581.96万元相对应……

云南药店“二当家”身陷罗生门,上市之路何以困难重重?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已经坐稳上市交椅的一心堂、老百姓等,健之佳在毛利率方面也明显吃亏。以2018年为例,行业毛利率竞争力平均水平为39.28%,而健之佳当年毛利率却仅为37.78%。在健之佳市场外延的四川、广西、重庆等地,诸如一心堂、老百姓和大参林等零售巨头也均有布局,这也迫使健之佳在四川、广西、重庆市场毛利率进一步降低。

面对实力不均且目标市场相对饱和的激烈竞争打压,一向立志走出云南的健之佳也迎来了一波关店潮,据统计,2016至2018年健之佳关闭门店数量近百家。

“挂证” 乱象

早在2019 年 的“3.15 晚会”上,有关重庆市部分零售药店存在执业药师“挂证”的消息便引起了广泛热议,而这场戏的主角便是健之佳的一家分店。

仅仅三天后,健之佳又在四川碰壁,其连锁分店被责令停业整顿。此后,健之佳按照《国家药监局综合司关于开展药品零售企业执业药师“挂证”行为整治工作的通知》要求,完成“挂证”执业药师自查清理工作。截至其招股书签署日,公司仍在对 “挂证”人员办理注销或调整手续。

云南药店“二当家”身陷罗生门,上市之路何以困难重重?

据了解,此次健之佳募资项目中计划新增 1050 家门店,分别布局于云南、四川、重庆、广西四个地区。诚如上文所述,公司门店新设计划势必面临各大零售巨头挤压,市场容量压力不容乐观。

股权价格之谜

作为健之佳股份公司发起股东之一的张小军,最初持有1,481,833 股股份,占总股本的 4.55%,而他却在健之佳2017年申报IPO前将所持有股份进行出让。2015年5月12日,张小军将其持有11.5万股以17.11元/股价格转让给锦千投资。到了2016年12月18日,张小军又将持有136.6833万股以25元/股分别转让给昆明诚德业、昆明饮水思源和蓝波。

云南药店“二当家”身陷罗生门,上市之路何以困难重重?

2017年3月,正值健之佳首次提交上市招股书前夕,锦千投资却分别与叶向东、陆靖签署股权转让协议,以每股25元的价格分别转让给叶向东、陆靖每人55.75万股。转让价格与2016年12月张小军转让价格相同。

根据当事人所说,如此操作是因为陆靖和叶向东看好健之佳的发展前景,便同意受让锦千投资持有的健之佳股份。然而正是经这一番魔幻操作,直接将价格从17.11元/股提高到25元/股。

云南药店“二当家”身陷罗生门,上市之路何以困难重重?

2019年5月9日,叶向东、陆靖与锦诚玺睿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将各自持有的55.75万股,仍然以25元/股的价格转让给锦诚玺睿。

此前在2016年12月,王雁萍便与锦诚玺睿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也是以25元/股的价格受让198万股健之佳股份。然而根据招股书披露的定价却是依据2016年净利润及20倍市盈率测算而确定的。如果按这个定价标准,那么2017年3月和2019年转让的25元/股定价则成为了一大疑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保留追诉权:看看云南 » 云南药店“二当家”身陷罗生门,上市之路何以困难重重?

免注册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