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霾”下的昆明餐企:现今“穷困潦倒”,方知现金为王

文/汤宇
“阴霾”下的昆明餐企:现今“穷困潦倒”,方知现金为王

如果不是这场突如其来的黑天鹅事件,你很难想象,一座城市的喧嚣竟会如此脆弱。

园西路早已空空如也,金实路成了安静的土壤,就连一贯以夜生活为标榜的青年路也尽显老年疲态。

有人说,这是一次观察昆明餐企面对黑天鹅事件的非典型样本。在被迫按下“暂停键”近一个月后,有人积极自救,有人奔走疾呼,有人悲观出局。虽然已是春天,但数以万计的昆明餐企人却依然在“冬日阴霾”里煎熬。

餐饮人的“冬日阴霾”

在市场经济的命脉里,餐饮业好比毛细血管,错综复杂却能支撑整个机体平稳运转。通过分析国家统计局官方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餐饮收入4.67万亿元,其中15%以上来自春节假期。

而在2020开局,这一鲜活元素却俨然成了最难的市场主体,千亿资金流近乎蒸发。

“阴霾”下的昆明餐企:现今“穷困潦倒”,方知现金为王

潮水般的年夜饭退订,储备食材近乎作废,漫长的市场观望期,餐饮闭店客流骤降,加之员工薪酬、高额租金、加盟费用……重压之下,随便一项都能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阴霾”下的昆明餐企:现今“穷困潦倒”,方知现金为王

“没有营业就意味着没有现金流,而连锁餐饮无疑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其影响可能会直接导致大多餐企在接下来的2至3个月陷入举步维艰的困境。”昆明市钱局街一连锁西点负责人如是说道。

“阴霾”下的昆明餐企:现今“穷困潦倒”,方知现金为王

自2月10日复工起,云南部分本地餐饮便陆续有所动作,或另辟蹊径或半开放式开业,虽靠线上销售燃起了一季度的微弱星火,但直到今日,不少街巷依然生气全无,“闭门谢客”随处可见。诸如海底捞、阿甘锅盔、瑞幸咖啡、星巴克等部分外来连锁餐企依旧保持谨慎观望,其大部分云南区域门店营业仍处于停业状态。

“阴霾”下的昆明餐企:现今“穷困潦倒”,方知现金为王

而作为云南本土知名连锁餐企的爱伲牛肉,在沉寂近一月后也正式向公众推出了“食材外卖”的销售概念。源头严控,双层包装,并配有“外卖安心卡”(附带厨师、装餐员、送餐员的健康状况及信息)。其工作人员向我们阐述:“受特殊时期影响,即使转战线上,短时间内也很难获得客源,其原因就在于人们对送餐食品的敏感与质疑,而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无论成本,一定要从细节上让顾客放心,‘健康’、‘安全’是搞餐饮的唯一出路。”

自救才能“天救之”

位于前兴路418号的川西坝子,近一月来不再热火朝天,老板张金龙时常盯着那道半掩的店门,不免一阵唏嘘,他说:“可以预见到,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甚至我们还要考虑到事后顾客一定时间的戒备心理,无疑,我们都在生存的边缘进行探路。”

“阴霾”下的昆明餐企:现今“穷困潦倒”,方知现金为王

通过介绍我们获知到,自川西坝子2018年落地昆明以来,营业额一直处于稳步向好,企业下属员工70多人,2019年总赢收90万,并已拓展有3家直营店。在去年年终规划中,企业原本将在今年实现规模、创收双突破,不想开局却被当头一棒……如今即使不算薪酬,仅房租每月便要面临亏损12万。

“阴霾”下的昆明餐企:现今“穷困潦倒”,方知现金为王

张金龙说:“依托政策利好固然能缓解中小微餐企的燃眉之急,但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发展轨迹,我们只能尽力‘自救’,唯有自救者才能‘天救之’。”

通过前期大量消毒防范准备,目前川西坝子门店已同步恢复美团、饿了么以及社群营销等线上送餐模式。值得一提的是,从最近一周的消费数据来看,社群营销在短中距离的消费辐射群体中尤为吃香。

“未来,社群营销或许会成为餐饮业的一个新风口,走这样的模式不仅能有效积赞客源口碑,顾客也可以及时获知店面活动优惠,且优化送货过程,使就餐体验更加便利安全。”

中小房东减租成难题

“缺钱”是当下中小微企业不可避免的难题,对于餐饮业而言,现金流更是“命脉”。在这段特殊的行业阵痛期下,云南340多万餐饮从业人员、22万余家餐饮企业正举步维艰,破局求生。

为此,早在2月16日,云南省餐饮与美食协会便发出了《云南省餐饮行业减免租金申请》,多家知名餐饮企业联名向房东或房产租赁方申请免除自2020年1月24日至2020年2月29日期间,约合1个月的房屋租金及物业费。

“阴霾”下的昆明餐企:现今“穷困潦倒”,方知现金为王

据官方公布显示,本次申请联名企业涉及麦当劳、汉堡王、肯德基、西贝、云海肴、蜀将、表叔茶餐厅、牛物、小志气、飞阳铁板烧、COCO、城市花园、伊天园等全国连锁品牌以及数千家云南餐协会员单位,其申请减免租金时间也十分明确。

“阴霾”下的昆明餐企:现今“穷困潦倒”,方知现金为王

但不容忽视的是,无论是经济政策,还是行业协会呼吁,对房东减租均无强制力,房东是否减免租金,减免多长时间,只能是经营场所业主或出租方的自愿行为。

“阴霾”下的昆明餐企:现今“穷困潦倒”,方知现金为王

截止目前,昆明已经有昆明融创文旅城、万达、诺仕达、公园1903、恒隆广场、新城吾悦广场、红星爱琴海购物公园、金格百货等十数家商业综合体主动为其入驻商户减免租金。从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大量云南本地中小房东并未加入减租行列,云南餐饮企业总体承担的租金压力仍然是一大难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保留追诉权:看看云南 » “阴霾”下的昆明餐企:现今“穷困潦倒”,方知现金为王

免注册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