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4日晚间,文化和旅游部发布通知,指出恢复跨省游:各地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前提下,可恢复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经营跨省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业务;中、高风险地区不得开展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业务,出入境旅游业务暂不恢复。

跨省游解禁,云南民俗游搜索热度高

半年来,旅游业的困境,即便不是业内人也能想到。

自1月24日起,国内全面封停国内旅游团队业务和“机票+酒店”服务,再随着疫情蔓延,各地旅游业遭受重创,各家旅行机构面临生死考验,大部分旅游从业者无业可从。亏损、倒闭与失业成为笼罩在旅游界上空的阴霾。短短数月,对他们而言却是度日如年。

那些在变局中丢了饭碗的人,苦不堪言,纷纷自嘲:早上的风不好喝,容易凉胃,中午和下午的好一点……

一纸“解冻”令,为旅游注入了生机。猝不及防的好消息,让困顿半年的旅游从业者欣喜若狂。各大旅行机构紧急行动,调整旅游线路,积极筹备的跟团游、自由行、主题游、定制游等旅游产品将陆陆续续被派上用场,被纳入重点出游地新疆、甘肃、云南、贵州、四川等地也将迎来围观。加之,七八月暑期游,“及时雨”正逢其时。停摆数月,这次终于可以马不停蹄地奔忙。

与此同时,从禁足在家刷视频满足“诗与远方”的想象,到局部周边游“少量试吃解馋”,再到解禁跨省游亲临远方,广大游客“憋”了很久的出游热情也被迅速点燃。

相关数据显示,携程上关于度假、酒店和民航等搜索量迅速攀升,国内跟团游、自由行等搜索量瞬间暴涨500%。去哪儿网上,跟团游相关产品搜索量瞬间增长4倍,海南海岛游、云南民俗游等成为搜索热度最高的线路。

游云南,外地人和云南人一个都不能少

回首四五个月来,旅游大省的旅游大业令人忧心忡忡。

2月20日,云南开放中低风险地区的景点景区,并规定日接待量不超过日最大承载量的50%。当时尽管在家憋得难受,但很多人依然顾虑重重。随着确诊病例清零,省内开放景区越来越多。

3月20日,云南省文旅厅下发通知,明确恢复省内游。此时,“云南人游云南”打响了云南旅游复苏的第一枪。

清明小长假周边游,有所回暖,但还是放不开手脚。五一长假则被寄予厚望。相比清明节,出游人数与酒店订单开始翻倍,这也被大理、丽江等地视为旅游业复苏的起点。而各地也都在积极出台相关措施鼓励大家出门消费,刺激旅游市场复苏。比如,昆明发放4500万元的旅游消费券。

事实上,尽管3月份之后,一些旅游业务陆陆续续展开,但游客量和客单价始终难成气候。

况且,“云南人游云南”,游客都是本地人,对于地方经济来说,就像一场左手倒右手的游戏,想要大幅拉动地方经济增长,输入性的国内游才是核心。

因此五一过后,就有旅游业内人士认为跨省游恢复时机已到,呼吁尽快恢复跨省游。撇开旅游业亟需复工复产、各地亟需旅游提振经济、五一旅游市场平稳等原因,尽管旅行社的跟团游、跨省游明令禁止,但是个人自驾游却不受限制(“五一”期间,有583万辆自驾游车辆入滇旅游),而且跟团游和自由行大多选择飞机和高铁出行;在目的地,当地周边跟团游恢复了,外地低风险地区输入的跟团游却无法组团……

而旅游大部队到不了,旅游业复苏大计就无法彻头彻尾地实现,就业及相关行业的复兴就成问题。况且脱贫攻坚收官之年,旅游业对云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尤其对旅游重地丽江而言,无疑是经济发展的左膀右臂。旅游业直接带动当地40万人就业,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贫困人口。丽江市委书崔茂虎近期就曾表示,如果国家层面能够允许跨省组团,将会在暑期恢复到往年水平。

所以,现在迎来跨省游解禁,跨省跟团游大军即将来袭,停摆的云南旅游业可准备好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保留追诉权:看看云南 »

免注册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