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忠华,他在昆明松华坝驭蜂前行

蜂蛹营养丰富,风味香酥嫩脆,是真正的纯天然美味食品,对爱吃昆虫的云南人来说,蜂蛹在市场上更是供不应求。盘龙区小河村委会的洪忠华就山里养起了胡蜂,市场前景看好。

听说洪忠华在盘龙区小河村委会的山林里搞了个胡蜂养殖培训班,附近一个65岁的老人慕名而来,看了一天之后抛出一句话:“学个**,我玩了一辈子蜂子,就没有见过蜂子是可以人工养殖的!”在养殖场住了一个晚上之后,老人将收回这句话。

我们往往把废寝忘食专注于一件事情的人称之为“疯子”,形容他们大开脑洞穷极思路的极致精神。洪忠华似乎就有这样的味道,不只是从“蜂子”身上攫取产业之路,他还以培训班的方式来扩散自己的产业路径,互联网的粉丝经济,似乎也被他用上了。

洪忠华的驯蜂经

在洪忠华看来,胡蜂养殖这事,说简单也简单。“森林里八成昆虫都是它们的饲料”、“九月底十月初,胡蜂开始交配,下年的蜂王得留着”、“蜂窝要长到十公斤以上的才能用来选种,八月份就要观察记录蜂窝长势,蜂王要找找野生或者别人养的,避免近亲”、“窝包不平的,长得快,窝包平滑的,说明它们已经‘盖好房子’了,不会再长了”……

世界上没有千篇一律、一成不变的技术,这就涉及胡蜂养殖的“大名堂”了,这也是这门技术的复杂之处。洪忠华说,因地理位置和生物链有差异,四川的胡蜂和云南的胡蜂不同,即使在云南境内,昆明的胡蜂和德宏的胡蜂也不同。与普洱、澜沧、芒市比,昆明的养殖条件比不上这些地方,“那些地方有茂密的森林和大片广阔的无人区,适合胡蜂大面积觅食繁殖,昆明的人员太密集了,很难找到这样的地方”。

洪忠华用一句话来总结胡蜂养殖经验,“观察、摸索胡蜂的生存规律,辅助其达成野生的条件。”

前不久,安宁一个老板跟洪忠华预定了明年的一万窝胡蜂,按照250元/窝的价格出售,洪忠华将有一笔不错的进账。不过,洪忠华做生意“不走寻常路”,他亲自跑到安宁查看了大客户的山林之后,只答应给对方卖5000窝胡蜂,“如果只是当成一门普通的生意来做,我当然是希望卖得越多越好,可是我看了他那个地方,根本养不了一万窝胡蜂,他要真养了一万窝胡蜂,得亏死掉,那里顶多就只能养5000窝,理论上来说,胡蜂卖出去,对方怎么样就不关我的事了,但是咱不能这么干,得为别人负点责。”

从学艺到收徒

胡蜂养殖有五个重要环节,选种、交配、越冬、筑巢、驯化,洪忠华都是自己完成,遥想两年前到外地学习胡蜂养殖的过程,洪忠华也是颇费了一番周折。

2015年“五一”劳动节以后,洪忠华派了两名学员到外地学习胡蜂养殖,学费是9000/人,伙食费则是35元一天,算是花了重金培养人才,学了一段时间之后,两名学院反馈给洪忠华的情况是:“就是搬个凳子让我们坐着看养蜂录像”。

对于这种状况,洪忠华是有心理准备的,因为在之前他就去外地考察过了,对方表示不能拍照,得交了学费才行。

洪忠华做了个小“公关”让两名学员学到了真经。他直接跟两名学员说,可以请老师们出去外面吃饭,请不同的老师吃饭,吃完回来报销,与此同时,洪忠华带了一点家里的土特产专门跑到外地,请那里的老师吃饭。通过请不同的老师吃饭,再加上洪忠华的土特产“助攻”,两名学员从不同的老师那里学到了养胡蜂的不同要点。

学到“真经”,回来就开动。到2016年,洪忠华也开始了开班收徒,他的学费是5000元/人,伙食费30元/天,“只要我懂,我什么都教,学会为止,学不会回来接着学不收费,而且,对60岁以上老年人,减免1000元学费”。

胡蜂养殖是个新产业——全国的农业院校里压根就没有胡蜂养殖这个专业,洪忠华如今可算是胡蜂养殖这个专业的实践派。一位在高校搞蜜蜂养殖的老师到洪忠华这里看了一圈之后,对洪忠华说,“你才是专家,我只懂蜜蜂,不懂胡蜂”。

共享养胡蜂技术

洪忠华是一名村干部,他在干好村干部之余,还养胡蜂。作为村干部,他心心念念的是老百姓的脱贫致富路,作为驯蜂人,他日日夜夜关心着胡蜂的成长。胡蜂产业扩大了,老百姓脱贫致富又多了一条路,现在,这条路径似乎已经越来越清晰了。

洪忠华在小河搞胡蜂养殖已经两年了,从最初的门外汉到如今广招学员,洪忠华“希望大家都会(胡蜂养殖),这门技术对那些没有产业支撑的边、远、贫、散地区的老、弱、残是有用的”。作为老党员,洪忠华考虑问题的高度是和普通老板不一样,有人把洪忠华这种“希望大家都会”的做法,戏称为极具互联网共享精神。

“惠贫源”是洪忠华的蜂业品牌,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到出来他对这个产业寄予的宏愿。两年来,加上路面硬化,洪忠华投资在胡蜂养殖上的金额100多万元,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回本,“我希望在成本可覆盖的条件下,尽可能让更多的人都学会这门技术”。

洪忠华的计划是这样的,如果有贫困户来学习胡蜂养殖技术,他还可以优惠更多,边远地区每户人家可养殖30窝左右的胡蜂,按每窝胡蜂750元来算,刨掉成本,每家农户一年可增收10000元左右,算是为精准扶贫做出细微的贡献。

“如果大家都养起了胡蜂,这就可以搞成一个产业了”,眼下,蜂蛹是市场上供不应求的稀缺资源,未来,洪忠华打算提取蜂毒,卖蜂窝,“蜂毒对治疗心血管和风湿有效,这在医学上已有定论,我听说在国外,蜂毒研制出来的药品还能杀死艾滋病毒”。一旦产业链形成,洪忠华的“惠贫源”之梦将得以达成。

那个在养蜂场住了一个晚上的65岁老人,当晚,洪忠华的员工对老人露了两手:区分公蜂、母蜂、职蜂,“那个号称玩了一辈子蜂子的老人其实是分不出来这三者的区别的,他看了之后说‘这里面的名堂还是有点大的嘛’”,第二天,这位学员留下来跟着洪忠华认真学起了养胡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保留追诉权:看看云南 » 洪忠华,他在昆明松华坝驭蜂前行

免注册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