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一把刻刀,一个琥珀原料,一双巧手,一件件造型各异、栩栩如生的琥珀作品便横空出世。

初见马珊珊是在她的云螭阁工作室,一头干练的短发,一双明亮的眼睛闪着坚定而温柔的光芒,笑起来更是让人倍感亲切,很难将眼前这个纤弱温柔的女子和费时费力的琥珀雕刻联系在一起。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但随着交流,看着她谈及自己的事业时眼中绽放出的坚定神采,所有的疑问都有了答案:非如此匠心,不足以成事也。

和平常一样,马珊珊正凝神一点点地在琥珀上雕出细腻的线条与构象,上下翻飞的刻刀、迸飞的粉末碎屑……这已经不知道是她雕刻的第多少件琥珀作品了。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缅甸琥珀:琥珀里的“硬汉”,最适雕刻

我们都知道琥珀这一“古代化石”,是宝石市场中最受宠爱的有机宝石,也是时尚界永不过时的经典,从出现之初便承载着见证历史和自然变迁的重要作用。

琥珀雕刻,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寻常百姓的配饰和把玩之物,不仅具有极强的装饰美感,同时也丰富着人们的精神文化需求。

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琥珀一直属小众市场传播,没有大规模兴起,在云南,这个市场启动不到10年,从业的人也并不多。

作为琥珀里的“硬汉”,缅甸琥珀无疑是最适合雕刻的。它形成于白垩纪时期,属于全化石琥珀,不仅储量极其稀少,而且拥有如星空般璀璨的色彩,是雕刻师最喜欢的珀种。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机遇:她遇上缅甸琥珀,从此诗遇上歌

马珊珊画过古典油画,做过动画,教过学生,现在是琥珀雕刻师,“云螭阁”女主人。

1981年,马珊珊出生于一个艺术世家,受父亲的影响,自幼就酷爱绘画。与生俱来的天赋和后天的努力,让她如愿考上了云南艺术学院油画系,毕业后又继续攻读武汉大学艺术工程专业,以优异的成绩拿下了硕士学位。

刚毕业时,马珊珊就职于影视公司。几年后,她觉得这种生活不是她想要的,毅然转身离开。

机缘巧合,进入昆明理工大学从教。这份外人眼中稳定而优渥的生活,却始终难以让她的内心获得平静。一次偶然的机会,她接触到了缅甸琥珀,也许是冥冥之中的缘分,让她对这份历经亿万年沉淀而成的晶莹通透一见倾心。

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2008年,在丈夫的支持下,马珊珊创办了自己的工作室——云螭阁。空间虽然不大,却明显被主人细心地布置过,各种琥珀雕刻作品摆放整齐,桌椅地板一尘不染,简单清爽,看着就很舒服。

听了这些经历,我很疑惑,似乎这些经历和琥珀雕刻都没有直接的联系。

马珊珊笑了笑,说开始做琥珀雕刻,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她从小就对美有着一种超越同龄人的洞察力,且很喜欢有创造力的物件。

雕刻:用雕塑手法在琥珀上“作画”

刚开始成立工作室的时候,她和老公找了很多琥珀物件,但总找不到最合心意的。有时看到一块很好的原料被赋予了不佳的题材,心里十分遗憾。久而久之,心中突然跳出一个想法,我有艺术功底,会雕塑,为什么不自己来设计雕刻?

就这么一想,没料到真的就变成了生命中的不可或缺。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最开始的时候,也动过拜师的念头。但经过了解以后,发现很多师傅在教导时都会限定雕刻手法,出来的作品也是大同小异。结果大家雕刻出来的作品就像是批量生产的一样,这不是我想要的感觉。”

雕刻琥珀,远则看不清,近也模糊,难“显工”,雕刻出有创意的作品是所有琥珀雕刻师都会面临的共同难题,面对这个难题,马珊珊也是苦恼了很长一段时间。经过深思熟虑,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用雕塑的手法来雕刻琥珀。

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与翡翠等硬玉相比,琥珀的硬度很低,用立体雕塑手法很容易会损坏原料。因此,很多业内人士都觉得这是异想天开,等着看笑话。这时候,丈夫一如既往的支持给了她勇气。

在这样的大胆尝试下,《美杜莎》和《印第安女神》相继完成。这两件作品一出现,就有人高价求购。但马珊珊对它们倾注了太多心血,至今一直舍不得出售。
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伴随着一件件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问世,马珊珊这个名字也逐渐被业内熟知、认可,甚至曾经不看好她的同行也开始模仿她的手法。马珊珊对此毫不在意,她觉得东西足够好,才会被模仿,这也是一种认可。她说,琥珀每一块原料都独一无二,模仿只有形,没有神,只要不断创新,就不怕被模仿。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理念:自然是最好的雕刻师

谈及自己的创作理念,马珊珊说:“我的作品更偏向与西方美学结合,以自然题材为主。在雕刻过程中根据原料的色彩分布、形状大小,进行巧妙的构图,让作品与雕刻的图案自然结合,呈现浑然天成的效果。”

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她用三个词总结了自己的创作理念:求实、求真、求变。

“每一块琥珀原料都是独一无二的,重要的不是设计,而是原料,每块原料都有自己的灵魂,有自己精彩的地方。任何创作都要在深刻了解原石特点的基础上展开,和它对话,了解它,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地展现原石自带的灵气,赋予它浑然天成的灵魂。”

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她的工艺,她的题材,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立体,但要承受的后果,就是费料。传统雕刻,大多只是在原料表面进行设计,很漂亮,可以最大限度保留原料的完整,但立体感不足。而有立体感的东西,不可避免要舍弃大部分原料。

这样的理念,让很多找马珊珊定制的人失望而归。因为她不为利益而按客户的要求设计,只愿做最适合材料本身的表达。

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作为一个设计师,很少接受订制让很多人都想不通。她不会为了赚钱而接单,不会为了交单而赶单,那些有时候看上去更像泡沫,她有不一样的想法。她会更深入的去研究原料并去创作作品,她能在创作过程中发现更多的可能性。

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对此,马珊珊是这样解释的,“因为大家的原料都是称克买的,所以很多人做定制,最在乎的是会费多少料。但老话说的好,‘玉不琢,不成器’。如果我接手了你的原料,我就会带有自己的思想。按原料自身的特点去设计最适合它的题材,费料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你指定要一尊佛、一条龙,我真没办法去做,所以我基本不接受订制。我懂原料,你懂我,我才会去创作一件作品。”

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马珊珊说:“如果我以设计雕刻为生,肯定饭都吃不饱,我对自己的作品工艺要求都很高,所以从不赶工,别人一星期可以雕几件,我几个星期雕一件。”马珊珊看了一眼老公,忍不住笑了笑,“吃饭的事情交给老公,我做自己喜欢的事就好了。”

马珊珊的作品基本上都是仿真雕,尤以动物为代表。比如她在雕刻蛇类时,就会翻阅大量资料,大到蛇的形态、习惯,小到鳞片的质地、形状,都要了然于心。

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马珊珊喜欢很细节的东西,喜欢人家说你的这个东西太费工了。有很多时候,她就这么坐一整天,去折磨那些鳞片、毛发……很多人都会觉得这样很枯燥很麻烦,但她不觉得,她反而觉得这样挺好玩挺有趣的。

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在之前办过的几场展览上,马珊珊会把她雕刻的小动物们都放在草地上,然后放上沙土,还原原始情景。很多看展览的人或是参展的人都会问:这是什么?这蛇真好看,什么品种的?她就会去解释说,这些都是假的,放在这里展览的,然后他们就会感叹说太真实了,太漂亮了。马珊珊喜欢的就是这种感觉!

传承:坚守是最应该追求的

谈到传承,马珊珊的语气里透着一丝丝无奈:“学艺术的人一定要能吃苦,耐得住孤独。艺术创作是孤独的,从构思到创作,常常都是需要独处的状态。创作能够磨练和修炼一个人的心和灵魂,她耐得住多大的寂寞,就能守得住多大的繁华。”

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琥珀雕刻更是如此。马珊珊之前也带过学徒,最后因为太辛苦而没能坚持下来。她也很理解,毕竟每天八小时坐在那里,对于体力、耐心都是极大的考验。在他们逐个放弃的时候,她都会衷心地祝福他们。毕竟每个人的成长都是不一样的,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马珊珊一样,可以不顾一切的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最后,马珊珊用几句话来表达了她对现在这种状态的思考:“我们那时候,云艺很难考,我考上了,那是我们的骄傲。学艺术很枯燥,而且出路难找。我那么多艺术系的同学,80%都转行了。画了那么久的画,积累了那么多年的功底,最后被社会压迫的生活难以保障。我很幸运,现在仍然可以做着自己喜欢的事。”

马珊珊:“从我开始接触琥珀起,那一个个疯狂的念头就不断闪现,所谓传统不过就是我手上的刻刀而已。”

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每一块琥珀,在她的眼中都是一个精灵,她的琥珀雕刻就是要让这个精灵的前世还原出来,让它的自然本性和生命原貌,真实地再现出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保留追诉权:看看云南 » 这个80后云南美女不简单,用雕塑手法玩琥珀,竟把琥珀雕活了

免注册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