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创业圈步入“减负时代”,退潮之后又是一片蓝海

文/幺九零

云南创业圈步入“减负时代”,退潮之后又是一片蓝海

2020年开局,于云南而言,创业板余温下的起搏微弱不堪,大公司节衣缩食,初创公司草木皆兵,各条赛道的竞跑者无一例外都承载着一季度重压,举步维艰。

在这场席卷市场经济的梦魇下,提前离场无疑是大多创业者的写照,而局部“洼池”的回温,依然让些许暖流蠢蠢欲动,逆行而上。

“与其在‘失业’边缘挣扎,不如赶上这波市场机器的转型期,放手一搏,‘危’与‘机’总是并存的。”从事酒店餐饮管理十余年的徐燕,在老家北京蛰伏筹划一个多月后,正式跳出酒店人的角色,在昆明开办起人生第一家鲜花工作室。

与其被迫失业,不如主动“失业”

有人说,互联网偌大的市场容量给了“黑天鹅”下创业者喘息的一席之地,我们且不做评判,但在互联网按下快捷键的同时,的确可以看到那些活跃在市场更迭中的个体身影。

“与其在‘失业’边缘挣扎,不如赶上这波市场机器的转型期,放手一搏,‘危’与‘机’总是并存的。”从事酒店餐饮管理十余年的徐燕,在老家北京蛰伏筹划一个多月后,正式跳出酒店人的角色,来昆明开办起人生第一家鲜花工作室。

这不是徐燕第一次创业,早前她曾开办过餐厅,而这次跨行做花艺也并非突如其来。“开花坊的想法由来已久,在2013年第一次接触昆明后,我就知道自己未来的事业注定与这座城市分不开了。”

云南创业圈步入“减负时代”,退潮之后又是一片蓝海

2019年圣诞节前夕,曾经在酒店工作的朋友邀请徐燕来“照顾”自己的鲜花生意,双方简单交流后一拍即合。整个春节长假,徐燕都在着手准备市场规划,隔着上千公里与中介沟通往来不断,为创办公司步步为营。

2月27日,昆明燕玉馨花贸易有限公司在云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昆明片区正式安家落户,但苦于现阶段的特殊情况,作为当家人的徐燕不得不继续留守北京。

电话中她向我们坦言:“选择在这个时候创业并不是勇气的问题,而是对线上销售的潜力估值。早前我已经在昆明打通了鲜花供应商的采购渠道,且公司定位是线上销售,故而前期的重心就是在网络平台铺陈推广,主推花艺私人订制。”

在徐燕的构想中,“大学生”,“短视频”是鲜花花艺营销推广的关键词。她认为,通过号召大学生参与鲜花公益活动,以短视频为媒介传播,在年轻人的语境中阐述云南最美花事,是做花艺营销最舒服的状态。

然而,身处特殊时期,影响也是无法避免的,诚如公司目前所涉及到的与第三方线下落地活动就无法如期进行,只能进一步观望。

云南创业圈步入“减负时代”,退潮之后又是一片蓝海

众所周知,昆明斗南是亚洲最大的鲜切花交易市场,每年近90亿枝鲜花经斗南花卉市场销往全国,而在今年春节,斗南停市,物流停运,大量鲜花滞留昆明,整条鲜花产业链备受打击。

云南创业圈步入“减负时代”,退潮之后又是一片蓝海

“因为公司的销售渠道主要依靠线上辐射全国,正常情况下我们对客户的承诺是48小时内送达,但现在几乎很难做到,花如果没有了‘鲜’,那它的市场价值只能大打折扣。”徐燕对此极为无奈。

轻资产创业,稳中求胜

“黑天鹅”大幕下,你可以看到,大批80、90后创业新锐在市场经济大潮大退之际,拼尽全力寻求蓝海。

家住云南澄江的童怡正是其中一员,在这个漫长的春节假期,她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间花艺工作室。而问及创业原因,她的回答很简单——价值感!

“之所以选择此时创业,一是因为生活节奏趋于平稳,有了更多精力去做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二则是电商交易进入了一个空前的焕新期,人们的消费模式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的转移至线上,有了市场,自然就会有机遇。”

2016年毕业后,童怡和大多数云南人一样选择回到家乡发展,在星级酒店、民宿管理等岗位上平稳度过了3年蛰伏期,并组建了自己的家庭。

“大概是在2018年11月份左右,我觉得要为自己的未来做一些规划,便报名参加了深圳一个特训花艺班进行精修学习。从内心来说,我对这类文艺生活一直存有执念,就想着未来能开一家自己的花坊或者茶艺室,庆幸的是,我已经触碰到了这份梦想。”

对于初期的投资风险,童怡并没有太多担忧。她向我们坦言,开花艺工作室属于轻资产创业,个人出资,在家办公,除去向线上交易平台投入的预算外,成本压力并不大。

“这是前期的初步尝试,因为没有临街店铺做支撑,缺少自然人流,所以目前工作室只能依靠社群营销、平台植入主攻线上客源。但随着资金链足够充裕,业务走向正规后,我们最终还是希望能够落地到实体店,有体验,有互动,配合线上客源,才算是进入一个成熟的状态。”

云南创业圈步入“减负时代”,退潮之后又是一片蓝海

当然,她也对当下的花卉经济表示出自己的担忧;“大家都知道,鲜花比农作物的保鲜期还要短,时效性尤为重要,而如今物流的不稳定对于类似我们这样规模不大的工作室来说,的确不容乐观,极大局限了我们的目标客户群(当地客户),就更别谈市场购买力的普遍下滑了。”

在与她们的交谈过程中,笔者发现了一个较为有趣的现象——女性创业者,已然成为一种时代潮流。

纵观全国,在哀鸿遍野的创业圈中,“90后”、“女性”等关键词无一例外成为了这场残酷的商业丛林规则中最强势的群体。根据公开信息显示,中国女性创业者的比例已经接近30%,在这个群体中有90%从事与互联网相关的中小企业。

正如马云对互联网释放女性创业动能的那段经典阐述:“互联网经济是体验经济,女性在体验经济中有天生的直觉。互联网给了那些自立自爱自强自信的新女性一个机会,让她们可以与男性一起,追寻自己想要的梦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保留追诉权:看看云南 » 云南创业圈步入“减负时代”,退潮之后又是一片蓝海

免注册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