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忆江南:昆明东画出了水墨山水图

时隔五月有余,不由再度想起苏州,也尝到了白居易《忆江南》中“能不忆江南”的慨叹。此时,若是动身再次往返一趟这座“江南水乡”,不太符合实际。然有幸的是,宜良乡鸭湖可解欲细品江南韵味之愁。

今年2月底,是我第二次踏上宜良之旅。如果说,第一次只是为了吃上一口李烧鸭和南羊第一家的小麻鸭,那第二次的宜良之旅,就是奔着乡鸭湖而去。回想六年前踏足宜良,不曾了解当地景点,也不曾做过任何出行攻略,就像到离家不远的地方甩碗米线一样,如此随意。

随着再次踏入宜良,深入了解这座城市,也有些理解了宜良长大的同学曾在言语里表达的无奈:“除了烤鸭,宜良的天气、环境和温泉都被你们这些散漫的游客给忽略了。”

一忆江南水汽

说来也怪,登顶乡鸭湖的太和楼,恍惚间理解了盛唐诗人王之涣登高望远的胸襟抱负。眼下的南盘江之水从沾益马雄山东麓,经曲靖、陆良、石林流入宜良。潺潺流动的江水,谁能立刻想到此竟为珠江源头之水。就着当时略显阴沉的天气,远山近水融为一景,不是纪录片里呈现出的天宫美景,而是外出踏青,偶遇树林某处人迹罕至之地,领略到的人间稀罕景色。

三忆江南:昆明东画出了水墨山水图

太和楼上的眺望实景

太和楼是跟随乡鸭湖建设的标志性江景建筑,没有动辄几十年的历史传说,却能体验到盛唐诗人王之涣“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登高放眼境界。经由了解,太和楼虽为2011年建成的新建筑,但喜好浓郁历史味道的当地居民也早已将其视为宜良地标建筑之一,登顶眺江景,眼界开阔亦是别有一番壮美。

三忆江南:昆明东画出了水墨山水图

乡鸭湖太和楼实景图

领我赏玩乡鸭湖的李姐,是我在昆明的老相熟,如今依然居住在昆明主城,每日早出晚归驱车到宜良捯饬苗木生意。“每天往返昆明主城、宜良新城倒也方便,开车四、五十分钟就能到达。这里的苗木产业规模不比呈贡花卉产业规模逊色,每年一届的乡鸭湖花街节更是热闹,你应该来看看。只是相比呈贡花卉市场,这里真心喜欢盆栽、苗木的人比较多,生意人相对较少。”

李姐的话,印证了我的猜想,宜良不是擅长宣传的城市。哪怕知名度很高的宜良小麻鸭,也有外地人来此却不知应该吃哪家方才正宗。

乡鸭湖除了有穿其而过的南盘江景色,还有诸多人工水景,环绕住宅区的水渠、游乐场的池塘、公园的湖泊等。从进入乡鸭湖深处,便有了苏州城的水汽。如此来看,乡鸭湖对当地来说,开发是成功的,不管是作为房地产项目,还是作为旅游项目。

三忆江南:昆明东画出了水墨山水图

乡鸭湖六期、七期鸟瞰效果示意图

乡鸭湖地处宜良新城核心区,规划总占地约1940亩,是县内重点推进且辐射康养、旅居等功能的标志性项目。若来此觉得水汽依然不够,也可以体验一下县内的地热资源。宜良温泉不亚于云南其他部分温泉名区,境内近封闭型地热水资源总量为165.8亿立方米,对流型地下热水资源流量为每天2589立方米,已开发利用的温泉几乎覆盖了宜良境内,地热水资源可谓丰富。

三忆江南:昆明东画出了水墨山水图

乡鸭湖居住区鸟瞰实景图

如果说,一定要听到满街的吴语方言才证明来到江南水乡,那宜良乡鸭湖还真是无法满足你。但若是想回味江南丰富的水城交融景观,乡鸭湖的确是不可错过之地。

再忆江南人文

记忆中的苏州,虽为超千万人口的现代都市,但人文味道不曾被时间冲淡,仿佛融在了大街小巷的一砖一瓦里。白墙黛瓦,因地制宜,苏州与水墨画自成一体。

而乡鸭湖也有一方江南水墨画,太和楼东南方,一大片低矮建筑被南盘江一分为二,那里是位于乡鸭湖六期和七期的忆江南临江院墅区,鲜少看见的建筑风格,不正是苏州的白墙黛瓦么?

三忆江南:昆明东画出了水墨山水图

乡鸭湖·忆江南临江院墅实景

乡鸭湖真是藏着不少惊喜,如同当地人介绍,乡鸭湖落址宜良非常适宜。宜良城市发展不像云南众多城市的轰轰烈烈,文静的性格反而不会搅乱乡鸭湖·忆江南白墙黛瓦的江南水墨画格调。宜良的文静,不争不抢,不禁让人联想到当地的河湾村,一个被马蹄湾紧紧抱住的村庄,走进去仿佛误入世外桃源。

当然,河湾村之外,还有九乡、小哨等令人眼前一亮的风光,以及使云南公路声名鹊起的68道拐,平均10秒急转一次方向盘的险峻,恐怕只有驱车前往才能体会了吧。未曾到过宜良的人,切忌走马观花看风景。宜良的文静,乡鸭湖的韵味,需要费些心思才能领略到精髓。

同样,宜良的历史底蕴足够深厚,乡鸭湖向西的岩泉寺,历史渊源可追溯到元代,曾吸引诸多名人大家在此养疴、小住,其中就包括国学宗师钱穆。抗战时期,钱穆随西南联大抵昆之后,寓居岩泉寺,期间完成了中国通史类著作翘楚《国史大纲》。这是云南历史上发生过的极具分量的文化事件,而钱穆在宜良一中的那场演讲,将国学精神就此留下,为宜良教育界后生,立下无形碑林。

三忆江南:昆明东画出了水墨山水图

如今,岩泉寺藏经阁废址旁石壁上的八个大字“岩坚泉清、宜结良缘”,已将钱伟长数次来到宜良的牵念,以及其叔钱穆寄托于此的缘分,一一录下。“宜结良缘”,说的不正是宜良引人入胜的迎客魅力么?

林木葱翠,鸟语花香,流水潺潺,岩泉寺凭何留下江南国学宗师钱穆,又缘何吸引古往今来的众多五湖四海文人学士在此留下车辙马迹?这就要提到宜良天赋异禀的生态气候,以及气候滋养之下的园林景观了。

三忆江南园林

江南园林最是精致,而苏州的拙政园无疑是江南园林的表率之一。水为中心,水榭错落,连廊精致,唯有身处其中才坚定古人对生活的精益求精竟可以到令今人发指的地步。

乡鸭湖没有照搬苏州的水榭、连廊,但这里临靠南盘江的忆江南院墅区,除了白墙黛瓦,还将苏州的三院落式布局保留了下来。清晨站在忆江南院墅二楼往江的那头望去,近江远山之间弥漫着层层薄雾,好一幅彩云之下的水墨山水画。

三忆江南:昆明东画出了水墨山水图

乡鸭湖·忆江南临江院墅实景

当然,乡鸭湖的江南之味能与宜良融合得天衣无缝,其中最重要的粘合剂便是宜良得天独厚的生态气候条件。1500米左右的平均海拔,奠定了在高纬度地理环境中,其更加宜居的生态地位。全县人均寿命78岁,宜良“长寿之乡”的美名逐渐名扬四方。这里空气中的负氧离子浓度超过1万个/cm³,无雾霾遮掩,蓝天白云常驻。要知道,世界卫生组织界定清新空气的负氧离子浓度标准仅为1200-1800个/cm³。

宜良气候温润,夏无酷暑,冬无严寒,年平均气温16.3℃,年降水量898.9毫米,森林覆盖率50.08%。

不过,在乡鸭湖内部及周边闲逛一圈,人气略微不足,或许是近期复工没多久,“报复式”消费季还未到,亦或是宜良真正“低调”得令旁人有些着急。距昆明市级行政中心32公里、距长水国际机场54公里、距高铁南站30公里的宜良,以境内3条铁路、5条高速公路的便捷交通优势,都还不能使其高调宣传,着实是“低调”本尊无疑了。

自然,地处宜良新城中心区的乡鸭湖,共享着宜良难得的生态环境与便捷交通,也因其江南之风赢得本地人诸多赞誉。直到离开时方才得知,乡鸭湖不仅有“小江南”之称,还有一个极富寓意的别称“忆江南”。

“江南忆,其次忆吴宫;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早晚复相逢?”

与李姐惜别,直到她的背影逐渐模糊。“早晚复相逢”,于苏州,于宜良,对我来说皆如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保留追诉权:看看云南 » 三忆江南:昆明东画出了水墨山水图

免注册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