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昆明人的自白:这里每年过年都是“空城”,但今年我特别慌

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出过门了。

从卧室散步到客厅、厨房、厕所、衣帽间、书房、茶室的时候,每当靠近窗子,我都要把窗子开的大大的,迎着风的来向,舒服的接受洗礼。

总觉得只有这样,我整个人才能清爽些。

关久了,清爽都变得好奢侈。

摄影:lili

洗头的频率急速下降,换衣服的频率急速下降。也许是不需要外出,不需要见朋友,不需要社交。以前每天都会做的事情,现在都缺乏了些动力。

早上起来洗完脸,连水乳都不想擦了,更别说挑个漂亮的眼影盘,好好的画个妆。

唉,真是好久没见到自己这么邋遢,又素面朝天的样子了。

摄/顾奈

在家办公延续了很多天,每天隔着屏幕和自己的同事和领导交流。

这样的梦以前不是没做过,但真的可以抬个电脑在家中的任何一个角落,以自己最舒服的姿势工作时,又特别想去办公室复工,和同事说说笑笑的一起努力。

在家办公,真是没有一点实感。

摄/lili

家里的食物储备没有了。早上去了趟超市,出门前,戴好了口罩,准备好了干净的纸巾,为了避免直接触碰到门把手,电梯按键和超市手推车。

人就是这样吧,明明小区物管,超市都说了会每天消毒,但心里却总是不放心。

进超市,量体温,进小区,量体温。

超市货架上但凡是和“消毒”二字沾上关系的货品,全部销售一空。就连平时琳琅满目的零食货架,都只有零零散散的几盒饼干还剩着。

生鲜区总是最热闹的地方,也许是因为出门一趟不易,很多人肩扛囤粮数日的责任,很多菜看着并不新鲜,也一会儿就被人抢完了。

回到家后,妈妈从未有过如今认真的叮咛:“鞋子放外面,快去洗手,先用消毒液,再用肥皂,多洗几分钟,手机也要拿来消消毒。”

一边洗手,我一边认真的回想着这次短暂出门的过程。

我从没在日常生活中见过这样的景象,接触到的每一个人都戴着口罩,看不清楚五官,第一印象只能辨认出眼睛。人与人之间非常默契的保持着距离,友好在这个时候一文不值,因为每一个举动,都不得不刻意的充满防备。

摄/顾奈

我在昆明生活二十多年了,其实,每年过年的时候,昆明都会变得冷冷清清。

可能是省内来省城打工的人特别多,随着回乡过年的人的陆续离开,几百万人的昆明城突然会在那几天按下一个暂停键,只剩下昆明本地人留守。

摄/顾奈

但很多本地人,会选择在过完除夕夜和家人团聚之后,各自制定完美的出行计划。

要么去周边农家乐,要么大理丽江西双版纳度假,要么选择其它城市或是直接出国去玩。所以每年从大年初一开始,各大出城高速就堵到吐,机场火车站高铁站挤的水泄不通。

而昆明城内,则是一番难得的寂静景象:地铁车厢里,空位很容易找,街边小店拉上卷帘门统一附上一张春节放假通知,上下班高峰期再也不会全线飙红,很多街道只有零星的几个人在走着,拍照都不会担心有人莫名其妙闯入镜头……

摄/顾奈

云南虽然是旅游大热门,但昆明作为“中转站”,很少游客会选择长留。所以很多人会趁着这个间隙,发出感叹:

“好不容易才能有一个安静的昆明城,真爽”

“清净几天真好”

“终于不堵车了”

“终于不用排队了”

就像是连续高速运转很久,突然得到了一个喘息机会那般开心。

摄/顾奈

的确,没有意外,每年过年的这段时间,昆明都是“空城”,冷清,寂静,不吵闹,不喧嚣。但这一切的背后,是偷闲的窃喜,是突然停下来休息的安心。

因为你心里明白,每当返程高峰到来的时候,昔日繁荣的景象也已经在来的路上,从不会缺席。

因为你心里明白,有松有紧,才是生活。

摄/顾奈

但这一次,不一样。

今年昆明的冷清不是个案,平时挤到质壁分离的大理丽江,以及其它旅游热门城市,同样空空如也。

突然多出很多天假期,很多在家的时间,很多独处的时间,却让我觉得心里很空,很慌,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摄/顾奈

因为我无法预判,无法掌握,我不知道这种冷清要持续多久,我不知道在这期间,还会有多少让人意外的事出现。

我甚至有些想念昆明热热闹闹的样子,比之前每年过年面对“空城”昆明的时候都要想念,想念美食店前排队叫号的声音,想念人群熙攘的街道和川流不息的车声。

摄/顾奈

你以为你随时可以点到外卖,吃进口商品,坐飞机去各处,见想见的人,买想买的东西,你可以自由的出入影院、酒吧,夜店,去住自己想住的民宿。

但是突然发现,被城市隔离,被世界隔离,其实只需要短短几天的时间,随之而来的,是各处分发的关于“封”的文件,以及各种限制和繁琐,以至于你必须加倍小心的去生活。

希望这一切,能够早日过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保留追诉权:看看云南 » 一个昆明人的自白:这里每年过年都是“空城”,但今年我特别慌

免注册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