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遇”尼泊尔

 云南24小时 2019-09-30 13:06
昆明街头,红旗飘飘

昆明街头,红旗飘飘

临近国庆,昆明的大街小巷,雨后春笋般地悬挂起了很多庄严的五星红旗,放眼望去,火红的国旗迎风招展、鲜艳夺目,令人肃然起敬!春城街头这些飘扬的五星红旗,让我想起了千里之外尼泊尔小女孩SabinaLama(赛宾娜•拉玛)画的那面五星红旗。虽然抗震救灾回国已经4年多、我转业离队也有3年余,但中国军人在异国他乡临危不惧、战天斗地、救死扶伤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我们在尼泊尔感受到的种种“礼遇”更是难以忘怀。仿佛就在眼前,仿佛刚刚发生……

在此,请让我把时间指针拨回4年前——

2015年初夏4月,一场8.1级的强烈地震骤然降临。顷刻间,加德满都大地震颤,山石崩溅、房屋倒塌、生命消殒……

当年尼泊尔地震现场

当年尼泊尔地震现场

危难关头,我国果断伸出援手,紧急派出地震救援、医疗救助和防疫洗消等专业队伍,快速投送到加德满都地震灾区。一场救死扶伤、抗击地震灾害的国际人道主义救援战斗就此打响!也就是在这场惊心动魄的生命保卫战中,我们的救援官兵与当时还是小学五年级学生的赛宾娜•拉玛不期而遇了。

当地时间5月4日19点左右,赛宾娜被送到中国医疗队。地震中,她的右前臂被砸断,头皮还严重挫裂伤,一道醒目的伤口裸露在头顶,惨不忍睹、触目心惊!

当时,主管医生周虎田告诉我,虽然赛宾娜的生命体征稳定,但因为头皮撕脱相当严重,如果不及时进行手术,就会因感染而危及生命。这种手术,周医生在国内做过好几例,但在加德满都震后那样简易的条件下还是第一次,他心里多少有些没底气。

5月6号中午1点半,赛宾娜的手术开始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只需要进行头皮创口缝合。如果不能直接缝合,就要考虑进行皮肤移植。幸运的是,由于她头皮的韧性好,能够直接缝合。这样不仅大大降低手术的难度,也有效规避术后感染的风险。很快,赛宾娜的手术顺利完成。

中国医生救治赛宾娜

中国医生救治赛宾娜

在中国医疗队期间,她积极配合治疗,希望能早日康复出院。那段时间,中国官兵无微不至的照顾给赛宾娜留下深刻印象,令她十分感动。由于语言不通,很多时候她都只是静静地观察着这些身着迷彩的“白衣天使”。

“这个红色方块是什么?”一天,借助翻译的帮助,赛宾娜指着护士张曌左臂上的红色臂章,好奇地问道。

“这是我们国家的国旗,叫五星红旗……”,护士张曌耐心地介绍道。得知那个红色方块是中国的国旗后,学过绘画的赛宾娜拿出纸和笔,坐在病床上认真画了起来。由于右手受伤打着石膏、挂着绷带,她就用左手握笔画了一面五星红旗,并在下方写上“China Thanks”字样,郑重地送给悉心照顾她的中国护士张曌。

赛宾娜画的中国国旗

赛宾娜画的中国国旗

五星红旗是中国,画面国旗赠恩人。年幼的赛宾娜用自己特殊的方式,致敬救治她的中国军人,让大家倍感温暖。难怪之前抵达时,中国驻尼泊尔副武官潘峰告诉我们说:“尼泊尔人民对中国人很友好。遇到困难时,只要亮出你是中国人的身份,尼泊尔人民会帮助你的。”的确,在尼泊尔救灾那些日子,我们都总会被一些东西感动着、鼓舞着。我们感情的潮水,在加德满都的大街小巷激荡着、奔流着……

2015年4月29日8时许,距离黄金救援时间已经过去近18个小时,尼泊尔军方联络官心急火燎地跑来求援。原来,在冈加普尔地区的一处废墟里,尼泊尔小伙子拉姆22岁的弟弟萨卡瓦拉被埋。

“我被困在三楼的过道里,赶紧救我……”4月27日晚,拉姆突然接到弟弟从废墟里打来的电话。但通话只持续了23秒,拉姆还没来得及细说,信号便中断了。

为了立即救出弟弟,拉姆带着亲友冲上废墟。发疯般地用双手刨、用肩膀顶、用大锤敲。可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他们也没打开最表层的楼板。自救失败后,拉姆想到了求援。先后有两支救援队赶到现场,但看到废墟后,他们都摇头摆手地连说“NO、NO、NO!”随后匆匆离开。得知中国救援队到达后,拉姆立即找上门来。

当年,依托原陆军第十四集团军工兵团组建的这支专业地震救援队,曾先后在四川汶川、芦山,云南彝良、鲁甸等地震灾区以及黎巴嫩国际维和舞台留下过战斗足迹,先后得到胡锦涛、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和褒奖。官兵们年轻勇敢、训练有素、功绩显耀,成为继中国国际救援队之后我国派往尼泊尔的第二支专业救援力量。

“出发!”时间就是生命。得知这一情况后,救援队队长陈代荣二话没说,带领官兵迅速赶到现场。眼前的废墟让他倒吸一口凉气:拉姆家这栋楼房共8层、高20多米,坍塌成为一堆高10米左右的废墟,没有一层是完好。也难怪之前的救援队会望洋兴叹、绝尘而去。救援难度实在太大了!

尼泊尔震后现场

尼泊尔震后现场

“行动!”中国军人绝不轻言放弃。尽管事先经过仪器多次检测都没有发现任何生命迹象,但老陈还是毫不犹豫地下达命令。大家从废墟顶部入手,立即展开生死营救:蛇眼定位、顶撑破拆、开辟通道……24名官兵分成3组轮班进行。从当天14时开始,到4月30日上午13时,在接连破拆5个楼板后,大家终于搜索到了拉姆的弟弟。遗憾的是,他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但手里还紧紧地攥着已经耗尽电量的手机。

救援现场

救援现场

看着官兵们把弟弟的遗体包裹好、小心翼翼地从废墟上抬了出来,并在现场庄重地举行默哀仪式时,拉姆喃喃自语地祷告着。尽管他异常悲痛,但拉姆还是拉着官兵的手,不断地表示感谢。

我军官兵为遇难者默哀

我军官兵为遇难者默哀

当时,我注意到:从救援开始到抬出遗体,官兵连续奋战了近23个小时。23个小时与23秒钟,这也许仅仅只是数字的巧合,但中国军人不抛弃、不放弃的救援行动,给现场围观群众留下了深刻印象。当人们看到大家从废墟上抬出拉姆弟弟的遗体时,人群中喊出了这样一句话:“Chinese soldiers,good-job!”(“中国军人,好样的!”)随后便是一阵振奋人心的鼓掌声。

事后,大家坦言,按照国际救援惯例,专业地震救援队一般不承担搜救遗体的工作。但是为了抚慰当地受灾群众,官兵们就一直无怨无悔地奔波在加德满都的地震废墟上。

“对于这种情况,你们是可以拒绝的。”尼泊尔军方联络官塔帕少校这样跟救援队队长陈代荣说道。

“搜寻遇难者遗体,既是对逝者最后的尊重,更是对生者最好的抚慰”,陈代荣解释道,“哪怕是天大的困难,我们也会迎难而上、决不放弃!”

这话不假!一个强烈的对比就活生生地摆在大家眼前:与救援点比肩相邻的冈加普尔汽车站,是加德满都西部一个重要的交通枢纽,每天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从这里发出的客车座无虚席,甚至连车顶都挤满了逃难的乘客。但恰恰就是在当地民众潮水般涌向城外、人人想方设法远离加德满都的这个地方,中国救援官兵却像钉子一样牢牢铆在这里。一直与中国官兵在废墟上携手救援的尼泊尔军队三级士官巴沙尔,每次见到我们都会赞不绝口:“Chinese soldier,Great!”(“中国军人,了不起!”)

大灾之后有大疫,这一度成为震后公认的魔咒。为了防控疫情发生,5月3日,陆军某集团军60名官兵抵达加德满都。作为当地唯一一支专业防疫队伍,官兵们打响了一场生死攸关的防疫攻坚战。说是攻坚战,一点都不夸张!城市地震废墟下,有些遇难者的遗体和家畜尸体无法及时挖掘出来,流浪狗、乌鸦等传播途径尤为突出,持续高温更是雪上加霜。一些腐败气味和有害病菌相互交织,在空气中弥漫发酵,爆发疫情的可能性增大。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后果不堪设想。

防疫、洗消,这些官兵防控的是可能蔓延的病菌,清洗的是笼罩在受灾群众心头的阴霾,让生活的阳光重新普照在尼泊尔人民心田。为了这束阳光,曾参加过5.12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疫情防控等救援、有着丰富实战经验和过硬专业素质中国防疫队全体官兵闻令而动、挺身而出,从指挥员到普通一兵,从踏上加德满都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克服重重困难,在尼泊尔全力展示中国防疫救援官兵的速度与激情。大家背负的便携式喷洒器外侧,都粘贴着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在废墟上进行洗消作业时,显得格外耀眼夺目。一面面流动的五星红旗,成为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点燃了灾区群众攻坚克难的无穷信心!

在乔塔拉镇,正在展开防疫洗消作业的下士梅驹中暑晕倒,被抬到树荫下抢救、休息,苏醒后他又继续投入工作。看到年轻战士如此拼命,当地一位50岁的村民库玛丽大妈,专程给大家送来一篮自己种的黄瓜,一根一根地塞到官兵手中,督促大家当面吃下去,并满含深情地拉住小梅的手说:“你这是在消耗自己的身体来帮助我们。谢谢你们!谢谢中国!”

置身国外,每名官兵从未那么深刻感受到自己和祖国如此紧紧相连,大家都自觉维护伟大祖国的光辉形象。虽然地震的阴影还盘踞在他们内心,但一听说是中国军人,或者一看到我们身上的五星红旗,当地群众立马就会热情起来,主动过来跟我们握手、寒暄,全力为我们排忧解难。

2015年5月3日,救援队奉命到离市区30公里外的桑库地区执行任务。当时我在其它点上采访,没有及时跟上部队,驱车追赶时却迷路了。正当我们停车打听时,一个骑摩托车的尼泊尔小伙子跑过来说,他正好要去桑库,自告奋勇给我们带路。

地震现场采访的高帅(扛摄像机者)

震后现场采访的高帅(扛摄像机者)

真是无巧不成书!我暗暗庆幸吉人天相。可到达目的地后,这小伙子却调转车头跟我们挥手道别。我顿时明白了:这哪里是什么机缘巧合啊,人家分明是特意而为之。

像这样让人感动的事还有很多,在此就不再一一赘述了。对当年那场国外救援,时任中国驻尼泊尔大使吴春太曾这样评价:“这是目前为止我军和平时期在海外最大的一次人道主义救援行动。官兵们出色完成了任务,得到尼泊尔政府、军队、人民的热烈欢迎和高度肯定”;5月3日,尼泊尔交通部长等官员前来慰问官兵。面对列队整齐站立的中国军人,这位部长双手合十,言语真诚,代表尼泊尔表达对中国的感激之情;时任尼泊尔陆军总参谋长拉纳上将称赞“中国是我们最真诚的朋友”;时任尼泊尔总统亚达夫称赞“中国救援队是最棒的!”

身在异国他乡,得到此般礼遇和褒奖,我们对伟大祖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光辉形象有了不一样的感受。大家知道这绝非偶然,那是因为我们身后挺立着一个强大而友善的祖国。我们伟大的祖国,就像一位辛勤耕耘的农夫,她把和平、友谊的种子播撒到了国外,斗转星移、寒来暑往、春华秋实,我们这些走出国门的官兵,就像一个个幸运儿,尽情品尝到了果实的甘甜和香醇!

此刻,看着街头飘扬的五星红旗,回望渐行渐远的往事,我不由得又想起官兵们救灾时最爱唱的这首歌——《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

“是中国人,停止射击!”电影《战狼2》里这句话,多么的振奋人心啊!每当看到电影里冷峰高举五星红旗,引领车队通过交战区、激战双方枪炮声戛然而止并肃立目送中国车队通过时,每次回看这段让人百看不厌、心潮澎湃、血脉喷张的画面时,我的眼眶湿润了……

这一刻,我感受到了作为一名中国人至高无上的骄傲与自豪!这一刻,我也感受到了伟大祖国给予我们的关爱与尊严!这一刻,我更感受到了国家的强盛与个人的安危息息相关、与个人的命运紧紧相连!

有句话说得好:也许现在的中国,还不能护佑你去世界上任何地方,但是当灾难来临的时候,她能从世界上任何地方,接你——回家!

值此祖国70华诞之际,谨以此文向伟大祖国致以崇高敬礼!(文/图 高帅)

【作者简介】高帅(曾用名:高延帅),贵州省黔西县人,2016年军队正团职自主择业干部,现供职于云南省投资促进局。毕业于原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在职研究生学历,文学学士学位,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曾在陆军第十四集团军服役24年,长期在部队政治机关从事新闻宣传工作,被表彰为“优秀共产党员”、“优秀政治机关干部”、“新闻宣传先进个人”等,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多部新闻作品在全国、全军评选中获奖,有诗歌、散文、杂文、报告文学等体裁的文学作品见诸报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保留追诉权:看看云南 » “礼遇”尼泊尔

免注册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