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支边境绿三角的少数民族乐队,他们代表了云南雷鬼的最高水准

湄公河的分岔口让泰国、缅甸、老挝三国边境沿河道而分治,立体的地貌气候造就了罂粟在内众多植物得天独厚的温床,因而诞生了全世界臭名昭著的“金三角”。

湄公河这条古老的河流在中国境内叫做澜沧江,它将阿佤山的秘境和云南的崇山峻岭温柔地拦腰截断,形成了属于中国最西南的边境绿三角,这里却孕育着另一种鲜为人知的成瘾物——民族音乐。

有一支边境绿三角的少数民族乐队,他们代表了云南雷鬼的最高水准

绿三角和一线之隔的金三角遥相呼应,由西盟、孟连和澜沧三个少数民族自治县组成。佤族是古代濮人的后裔,早在2000年前就与布朗、德昂等民族的先民一起开发澜沧江地区。他们自称“佤”、阿佤”等,都有“山居人”的意思。

当今,被西方音乐统治着全球年轻人的审美,但在这块深邃到让人断片的土地上,佤族和拉祜族的血液里依旧流淌着属于他们自己的别致律动。

有一支边境绿三角的少数民族乐队,他们代表了云南雷鬼的最高水准

佤族是从司岗里走出,从原始社会过度,是人类文明进程的活化石。你可以从任何感官上触摸到这里与世隔绝的原生态。

学校的广播体操是当地的民族舞蹈,政府办的广场活动播的是雷鬼乐,小卖部的酒水除了游客光顾,其余时间都堆在货架角落里等着成为女儿红。

就连流行歌曲都自成一派,出租车司机对于网络上那种一炮蹿红的流行嗨曲不屑一顾,放的歌全是本土明星的民乐风格。

有一支边境绿三角的少数民族乐队,他们代表了云南雷鬼的最高水准

在地球另一边的同纬度地区,牙买加的雷鬼乐因为政治契机,被鲍勃玛丽推广给了全世界,而佤族和拉祜族的劳动号子与雷鬼的反拍具有高度重合性,他们的劳动号子依然只在山林之间萦绕。

只有1万多人的西盟,有着近10支拿得出台面的乐队。年轻人天生就会玩雷鬼,村民听到排练声会自发地聚集起来载歌载舞。如果将这些数据对比现代城市同等放大,我们可能需要用盛产音乐和艺术文化的冰岛雷克雅未克来和它比肩。

有一支边境绿三角的少数民族乐队,他们代表了云南雷鬼的最高水准

传言,一些慈善机构送给这里的年轻人200把吉他,不出两年的时间,这里就涌现出了200个吉他手。

老达保就是当地有名的“吉他村”,人人都玩吉他,每家每户都有乐器。

有一支边境绿三角的少数民族乐队,他们代表了云南雷鬼的最高水准

中国发展得太快了,人欲望的膨胀速度也太快,许多传说中的古镇和村寨早已不似当年,但绿三角还保留着自己强烈的文化基因。

作为中国最西南之一的一个古老民族,佤族早在2000年前就和布朗,德昂,拉祜的先民一起开发着澜沧江周边和绿三角地区的一草一木。

有一支边境绿三角的少数民族乐队,他们代表了云南雷鬼的最高水准

小到口弦大到手鼓,他们的乐器全靠自制,在务农的时候对着云海吹笛子,放牛的时候听高低不一的铃铛摆动,他们不需要去调剂什么,这是他们的生活。

有一支边境绿三角的少数民族乐队,他们代表了云南雷鬼的最高水准

在部族内,每一代头人祭司必须掌控的技能就是自制乐器。乐器一代单传,传男不传女,通常需要几十年的功夫才能学会如何制造以及演奏。

也许对于习惯城市化生活节奏的年轻人来说,单纯的民族音乐根本无法和市面上的合成音乐相比。单调的音色,重复的旋律,以及没有固定节奏的即兴,碎片化的音律可能无法取悦当代的年轻人。

但KAWA的出现对于云南边陲的民族音乐来说却是一种福音。

有一支边境绿三角的少数民族乐队,他们代表了云南雷鬼的最高水准

说起KAWA也许有点陌生,他们是由经验颇丰的老乐手组建而成的乐队。乐队主要成员均来自绿三角,他们经过无数次的实验与探索,破译了西南民间音乐(特别是佤族)与雷鬼完美融合的密码,通过Mix、Remix 等手段,将民族乐、流行乐、古典等音乐元素融入到自由不羁的牙买加音乐,创造出极具东方地域特色的音乐美学,代表了云南雷鬼的最高水准。

在离边境只有500米的小卖部,可以扫码支付,看起来完全和文化不沾边的商店老板是KAWA的粉丝,名字的后缀带着红黄绿。

他们将这些单一的乐器音色进行了编排和整理,用雷鬼将云南的民族音乐从绿三角推广了出来。每年佤历12月,全寨男女一起随着头人拉木鼓的号子跳起火塘舞,这种场景被写进了歌。以主流的西洋乐器结合民族特色,用自然温和的雷鬼把民族的根源反馈给世界。

正是因为这样音乐需要被更多的人知道,《完美的一天》公益活动由KAWA和同样有民族音乐融合标签的莫西子诗领衔,南下绿三角为这里的音乐、文化做采风、了解、推广,探索一种新颖的音乐文化扶贫公益活动,整个过程由一部纪录片承载。

他们对本土音乐的开发让人恍然大悟,其实这些音色融入电子乐采样是浑然天成的。从KAWA乐队的logo中有人看到了他们字母组合的图腾,有人看到了佤族的火塘和木鼓。

你需要抛弃掉“土气”或是“潮流”的狭窄格局,来欣赏这种流淌在整个民族生命维度的历史回响。

有一支边境绿三角的少数民族乐队,他们代表了云南雷鬼的最高水准

这里的人不怎么有钱,大部分人的保底工资都在1千块左右,但他们每天依旧在快乐的喝酒。这里有新鲜的空气,丰富的物产,365天拥有300天的阳光。

万物皆有灵,一切都是足够的,自给自足的富饶水土养育的不是一种封闭,而是一种珍重。

有一支边境绿三角的少数民族乐队,他们代表了云南雷鬼的最高水准

随我国交通建设的突飞猛进,秘境绿三角被四通八达的柏油路撕破面纱,这里的少数民族天赋正在被外界所逐渐认知,而本地人的音乐才华也正在被开发成一种全新的商机模式。

据说今天老达保的村民已经不再务农,稀奇的工业文明和潮流时尚和一些当地传统文化陷入了热恋,年轻人从小就针对性学起商演曲目,这比起耕作来说,是一种更加高效的糊口方式。

(图片源于网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保留追诉权:看看云南 » 有一支边境绿三角的少数民族乐队,他们代表了云南雷鬼的最高水准

免注册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