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昆明草海重新定义豪宅尺度?

某年,昆明大观楼南园的庾园,因为哈林(台湾歌手庾澄庆)发了几条“回家”微博,上了热搜。

哈林在昆明的“逛吃逛吃”,主要围绕着庾园和磊楼。

从民国至今,无论是庾园,还是磊楼,这两处背山面水或是临水望山的建筑,是昆明豪宅的引领者。

庾园和磊楼,其实都是哈林爷爷——庾恩锡自个设计建造的庾家园林。

90多年前,曾在日本学习过景观园林的庾恩锡,当年算是昆明风云人物之一。

他曾任过昆明市长,是大重九香烟的创始人。

民国期间这位在政界、经济界颇有声望的名人,其实业余最大爱好,是醉心于园林。

时年,包括翠湖、大观楼在内的公园景观规划设计,大部出自其手。

屹立草海口数百载的3层大观楼,不仅是国内名楼,更是昆明的地标(上个世纪50年代以前)。

昆明大观楼实景

昆明大观楼实景

庾恩锡择址大观楼不远处,为自家规划设计了庾家花园,主体建筑晋候楼为2层法式建筑,园区园林景观则以小桥流水的苏杭风为主打。

不难看出,有着深厚传统文化积淀的庾恩锡,对私宅园林的选址依旧遵循中国士大夫们“乐山爱水”的传统。

豪宅板块之争

自古至今,有山有水是评判豪宅的必备要素。

昆明之眼——翠湖周遭,因为紧邻五华山、背靠圆通山,且有翠湖环拥,早在民国时期,这里便是袁嘉谷、王九龄、陆崇仁、卢汉等名人在此建私宅的首选。

昆明,翠湖公园实景

昆明,翠湖公园实景

只是翠湖不大,加之翠湖西岸是讲武堂,翠湖北岸是云大,巴掌大的翠湖其实并无多少拓展空间。

昆明翠湖北路旁的讲武堂

昆明翠湖北路旁的讲武堂

据说,云南王卢汉是强行拆了清朝有名的瘦马御史——钱南园祠堂,才腾出地来建了我们现在看到的卢公馆。

经历唐继尧、龙云时代的庾恩锡,彼时相中湖面更大、风景更好、视野更佳的草海。

于是,他选址与大观楼仅一河之隔的草海畔,落子了庾园。

即便是90多年后,看庾园和磊楼的选址,你依旧会惊叹庾恩锡老先生独到的眼光。

和大观楼遥相呼应的庾园,紧邻大观河,直面草海和西山;而地处白鱼口的磊楼,背依西山睡美人,直面浩渺滇池湖景。

位置实在是太好了。

尤其是地处草海畔的庾园,离城区不远,是观草海、眺西山的理想位置。

几年前,昆明曾对世博板块、翠湖和草海片区热烈讨论过,谁才是豪宅的优选板块?

随着城市扩容、交通升级、滇池治理卓有成效,草海畔一致公认为山水大宅的理想诞生地。

像世博板块,有山有森林,但缺少大面积水景;翠湖片区也不错,只是面积太小,且早已处于过饱和状态。

只有草海畔,方能寄托当下城市人的山水豪宅梦。

从翠湖走向滇池

老昆明都喜欢翠湖,不过,市中心的翠湖地界实在是“捉襟见肘”,翠湖今后的出路是往文旅产业方向和博物馆产业链深挖。

草海不同,草海是拥有约300平方公里水域滇池的内海,离昆明城区最近。

草海是水域面积约12平方公里、湖岸线约25公里的城市湖区,它衔接着城市的繁华与滇池静谧,亦是昆明湖居生活的起点。

滇池和滇池西岸的西山,一直担纲昆明城“中央空调”的重任。西山挡住了夏季和冬季的暖热寒气流,滇池则在白天吸收昆明上空的热量,晚上将热量释放出来,仅从简单的地理气候学分析,由于滇池和西山的完美搭配,方成就昆明“天气常如二三月,花枝不断四时春”的春城美名。

如今,随着滇池治理卓有成效,滇池水质持续改善,已经绝迹的滇池金线鲃以及各种珍惜鸟禽类,又重新回到滇池畔。

每每站在草海畔眺望着碧波万顷的水面,我的心情总是很激动。

草海实在太美了。

如今,约25公里的草海湖岸线沿线,几乎全部建成了城市生态绿色廊道。靠湖一侧,是湿地;中间是车行道、人行道和自行车道并行的环湖路;而建筑则统统置于道路另一侧。

无论春夏四季,这里皆有森氧植物相伴,冬时赏樱入海,观海鸥翱翔;夏时,鸟鸣声起,繁花盛开,置身其中,仿佛踏进城市的森林童话中。

在这块百万负氧离子包围的绿色氧吧里,究竟有多少开发商在此深耕?

早期有华夏、绿地,后来者有融创、金地、中铁诺德和宝能。

在这块黄金区域,宝能来得最晚、圈地面积却不小,但受环滇开发政策影响最深(我们后面再讲)。

而今,从庾宅到南绕城草海隧道全部建成的湿地,与修长的自行车道、步行道以及尚未通车使用的机动车道一起,成就了昆明最美观光景观道的美名,成为了附近居民的休闲地、闻讯而来昆明人的打卡地。

2022年8月27 和28日两天,我有幸在草海边的湿地以及翠湖边长久徘徊。

相比而言,以前人来人往的翠湖,人更少了;而从庾园至宝能滇池九玺的环湖路上,这里随时都是熙熙攘攘的人潮,散步的,慢跑的,骑车的,你从未见过的热闹,全集中在这里了。

何为从翠湖时代走向滇池时代?

我想,从人潮变化,能看出现在就是昆明新滇池时代!

演绎新豪宅尺度的宝能

而今的庾园附近,早已成为城市裹挟的市中心区域。

2019年前后,央企宝能和众多房企一道相中了草海资源和湖岸线的稀缺资源。

事实上,草海湖岸线沿线就这么几公里,开发完了,就没了。

亦因此,2019年11月,宝能掷金55亿在草海东岸圈地600亩。

宝能项目区位图

宝能项目区位图

2021年4月,受长腰山事件影响,宝能草海项目——宝能滇池九玺项目不得不按下暂停键。

一年后的2022年4月,项目方逐步“解禁”。

项目的“解禁”,以大面积增加绿地、大幅削减建筑面积为代价。

仅此一项,宝能削减了18万㎡的洋房和合院,若以3万元/㎡估算,宝能至少损失了数十亿元的货包!而新增100多亩的绿地,全部需要宝能投入真金白银,却不能为宝能带来任何收益。

当然,未来这里的业主所能享受到舒适尺度,是其他项目没法想象的。

比如,宝能滇池九玺项目的23号地块,从原来占地面积82.84亩、总建筑面积13.69万㎡,调整至现在面积16.21亩、总建筑面积2.5万㎡,建筑大幅减少,绿地和公园在大幅增加。

宝能滇池九玺23号地块原规划图

宝能滇池九玺23号地块原规划图

宝能滇池九玺项目23号地块整改后的现行规划图

宝能滇池九玺项目23号地块整改后的现行规划图

2022年5月7日,宝能滇池九玺升级新品亮相。全面升级后的滇池九玺容积率降至1.18,绿地面积高达调规前的10倍,7000多亩湿地公园环绕,独享4公里黄金海岸线,在今后滇池周边不再新增建设用地的背景下,滇池九玺已成为置业滇池畔、一步观山海的绝版机会。

8月27日,宝能滇池九玺美学示范区正式开放,约165平米的合院新品实景样板房亦正式亮相。

实景图

实景图

项目营销中心紧邻环湖路,距营销中心约30米位置,才是165平米合院样板房位置。

从稳重有序的巷道步入,大门口双立的,是雕有莲花、云纹、波浪纹的石雕抱鼓石,大宅的雍容气度油然而生,推开厚重的双开大门,小桥流水的苏杭园林风映入眼帘。

实景图

实景图

实景图

实景图

走过仿单拱桥小路,就来到地上三层建筑的合院入口处,二楼阳台巧妙成就了一楼的挑檐,为一楼留足了遮风避雨的公共空间。

下雨时,你可以在门口搁置下雨伞,收拾收拾心情,然后再慢慢步入那个超级有爱的温暖空间。

这一刻,让我想起传统四合院建筑里的“倒八尺”廊道设计,一个独立的、可以遮风避雨的公共空间,任何时候,都可以将一家人团聚于此,老人悠闲地坐在廊下,和院里嬉戏的小孩,绘成最美最和谐的画面。

当你站在三楼观景大露台上,远处的西山睡美人、绝美的湿地公园,悉数尽收眼底。

我想,当年的庾恩锡先生站在庾园晋候楼观景阳台上,大致也是一样的心情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保留追诉权:看看云南 » 谁在昆明草海重新定义豪宅尺度?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