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亮的清醒和万科的本分

文/赵晓桐

编者按

提到成都的天府国际会议中心,同样在天府新区拓荒造城的发展商们都会将它作为区域非常重要的城市高阶项目进行介绍,无论辞令如何组合表达,无不视之为“镇山之宝”。

但是,当你陈述天府国际会议中心乃万科作为主要参与者以略表景仰之意、意外之情时,一家发展商的置业顾问毫不避讳且果断地说:“不是万科,万科做不了那么高端的项目!”

这令人诧异。不是因为她说错了,而是万科在市场中的习惯性定位,如此根深蒂固。

限于认知边界的局限性,置业顾问不了解天府国际会议中心的背后发展商,完全可以理解。万科在她心中,似乎还依旧是那个专心于普通住宅的开发商形象,但同时反证了一个已经存在的事实是,天府国际会议中心是一个国家级新区的世界级项目。

万科正在改变,改变的速度之快,让很多人都还来不及更新自己的认知。万科在成都有着城市天际线般的高度,一如天府国际会议中心,也有市井巷陌的烟火气息,比如猛追湾城改项目。

万科在人间,人间有烟火。

没错,我们大部分人的绝大多数时间,都生活在人间,哪有那么多诗和远方。

无论是天府国际会议中心的世界性,还是猛追湾的烟火味,都不是我们印象中的万科。万科,正以惊人的适应力,跟随城市发展的进阶脚步,深度浸淫,和成都同呼吸共命运。

万科中西部区域区首王海武当然深知万科一直秉持的本分,不过是交流会上PPT煽情了一些,而郁亮当然是个有情怀的人,只是在面对万科这艘新装了很多内容的大船的时候,郁亮需要清醒,需要有意或无意、随时随地敲打万科所有执事,坚守农民的本分。

万科的本分,是随市场、政策、城市发展而应变,这是适者生存之道。郁亮不希望任何一个项目去承载不需要承载的东西,比如情怀。猛追湾做好的唯一衡量标准,就是人人皆往人口皆碑,让万科在营运中赚到钱。情怀的东西,属于众生。

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本分,是因势利导、应时发生、勤劳得偿,是时代企业本该有的样子。

几乎没有来由或预告地,在万科中西部区域区首王海武饱含文化情怀地聊完成都猛追湾、天府国际会议中心和眉州文化村之后,郁亮接过话匣子有意无意地说,“PPT做得很高大上,很精致,很有情怀,但很担心我们做偏了”。

服务万科第29年,54岁的郁亮仍然像在真空中思考一样,没有半点迷离和干扰,清醒得一塌糊涂。

过去很多场合,不论是六七年前的媒体专访,或是接任后的首次中期业绩发布会,郁亮都反复强调,自己是农民,万科也是农民。“我很担心我们做偏了,农民要种好地,没有那么多情怀,要守住万科的本分。万科从不做单一的文旅产品”,10月24日万科中西部媒体交流会上,郁亮又重提了一次,似乎在说明,万科的概念里没有诗和远方。

看似“小题大做”,郁亮在担心什么?

“让我们安静做好农民”

农民的本分是勤劳和抗压力强。一方面把地种好是农民的任务,一年到头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最重要的指标是“收成”。另一方面,不管天气好坏,农民都要把地种好,“大家都不种了,就你家有粮食,你就活下来了”,面对政策和市场的变化,万科就用最老实的方法来应对,最终赢得收成。

多年间,从提出千亿目标,到“黄金时代”、“拐点论”、“白银时代”、“活下去”,并提前开启转型,一个个判断和观点,让万科始终处于舆论的风口。其实最应该记住的是郁亮口中万科自始至终的坚守,其身为农民的本分,不停敲打着万科人。

而如果从“万科没有那么多诗和远方”的反向思考,那就意味着在万科的价值体系和意识呈现中,始终传承着的是:人间烟火。这也是我参观完猛追湾、天府国际会议中心后最大的感受。

“烟火人间三千年,成都上下猛追湾”,这是万科猛追湾项目发展历程展示墙上的一句话,我特意拍了下来。

猛追湾,横跨大半个世纪,留住了无数成都人的盛夏。泳池、成都339、活水公园、82信箱、成都游乐园,还有藏着美食的香香巷和那些泛黄的街道,定格着孩子们的游乐童年、年轻人的夜场寻欢,一起构成成都最市井的生活状态。

猛追湾项目是城市改造的一个样本,没有拆迁和建设,只有更新和运营,政府收集成都纸箱厂、居民楼底商产权,再出租给万科,由万科更新、招商、运营,文创、美食、集市,不能复刻往昔,但能再现猛追湾的地标情怀,复兴猛追湾的市井味道和人间烟火。

你将会看到以“老东郊”工业文明标志事件为时间轴,穿插体现工业文明背后社会生活缩影的八个场景;香香巷旁边的两条巷子则会和香香巷一起成为猛追湾美食三巷,结合滨河场景内容,分别塑造为川剧主题巷、老成都茶馆文化主题巷、皮影主题巷;成华区国税局、人民纸箱厂和东风路1、4号院将被改造成新的望平坊,约1.5万㎡的最成都·文创美食合集……

天府国际会议中心,定位为世界一流的国家级会议中心,万科中西部产城融合的范本,考虑视角完全不同于传统房地产企业。项目建筑面积33万㎡,一期会议中心11万㎡,项目由国际知名设计大师汤桦担纲设计,以“天府之檐”为主题,旨在建构一段极致安静的水平线,向成都平原广阔的地平线致敬。

以中国传统建筑唐代佛光寺抬梁式木结构为原型,形成极具韵味的屋顶结构;以“川西林盘”为原型,营造独特“成都院子”秀丽国风;以中国园林里的“飞虹”为蓝本,呈现祥和唯美的东方意境;欧洲云杉胶合木用量4300㎡为亚洲之最,天府国际会议中心既彰显了成都精神和历史文化,又贴合时代特色。

我们可以发现,万科和城市的发展贴得更近了。猛追湾和天府国际会中心无疑代表了两种不同思路,一个是对烟火气的延伸,一个诠释了一座城市的世界性。除了营造城市必需品以外,万科不仅结合地脉资源,为城市物理和精神层面赋能,也展露出更宏大的格局,以未来的视角去更大的领域去做尝试和探索,与城市的未来紧密关联。

第三个十年快结束的时候,万科想明白了未来的方向:城乡建设和生活服务商,除住宅、物业和租赁这几大核心业务,万科同时还拥有物流、商业、写字楼的业务板块,近年来还持续在养老、文旅、社区营地、冰雪度假等领域发力。

而去年10月9日,“昆明万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已变更为“云南万科企业有限公司”,这不仅意味着万科发展版图的扩大,也意味着更多产业板块的落地。

所谓随机应变,不外是对适应能力的另一种表述;所谓农民的本分,不外是无论旱涝都能选种相适应的庄稼保证即时的收成。因此也就不难理解,郁亮在此次媒体交流会上提到的“本分”,无非就是在提醒万科人,紧贴城市的时代性和项目的功能性,而不赋予太多文化和额外的情怀。

负重太多,就容易走偏。

成都万科的昆明启示

我的工作中常常伴随着各种出差,从中感受到了更多城市发展的可能性,有时也会发出感叹,昆明也能因地制宜地借鉴该多好。

万科进入成都20年,这家全国龙头房企在昆明的发展纵深虽不似成都,但能让城市更好更有活力的方法论和生产力,一定存在着共性。

就像老成都、老北京、老上海,老昆明也一样怀旧。

那时,在金碧路上的南来盛咖啡馆,昆明人第一次尝到现磨咖啡和法式硬壳面包,街道两边茂密的梧桐树形成清凉的屏障。70后昆明的夏天是属于八大河的,从米轨铁路桥上扎猛子的少年晒得黝黑,身下是一个天然的跳水台。人们也时常想起景星街花鸟市场,鸟用笼子挂着卖,稀奇少见的金鱼养在玻璃缸里,在摩肩擦背的熙攘市井中,昆明人晃晃荡荡可以过上一天。

这些文化符号和城市的记忆,往往能在不同时代,能在边烤太阳边冲壳子的时候,凝聚着数百万昆明人。昆明缺乏的,就是一个唤醒记忆的动作。

城市更新不一定要大拆大建,成都万科猛追湾项目甚至可以作为昆明旧改的一个范本,让大家知道过去这里发生了什么,留住市井味道,“是对过去的继承”。把旧城改造捣腾出新的腔调,在城市细胞的末端做出创新,这场关于“城市微更新”的战役何时能在昆明打响,值得期待。

又或者天府国际会议中心,其建筑设计和构思理念确实能为昆明带来新的思考,展示昆明核心精神和历史文化,又结合未来憧憬的国际会议标志性建筑,填补昆明在国际会议接待硬件上的空白。希望像万科这样的开发商,能够在昆明持续产业发展和城市未来方面的探索。

猛追湾和天府国际会议中心仅仅是万科之于成都的一个侧影。我们甚至开始期待,让人们十年如一日保持惊喜的万科,将在昆明这座城市如何施展更多拳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保留追诉权:看看云南 » 郁亮的清醒和万科的本分

免注册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