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限购:撩了官意拂了民意

连同公积金贷款和商贷贷款政策调整,这已经是昆明在一年多点的时间里,第五次出台和房地产市场相关的调控政策了。

2018年7月1日,在传说了几个月之后,昆明终于第五次出台修补政策,和此前四次出台的相关政策一起,构成了自2017年初昆明房价暴涨以来出击楼市的组合拳。

五记组合拳,三拳公积金政策,拳拳到肉。另外限售、限购和限贷,好似打在男人胸膛的撒娇女人拳,甜到了男人心里。

以往,我们都一本正经地就调控分析调控。今天,我们试图来扒一扒昆明楼市调控政策这件“皇帝的新衣”,顺带再重申一下我们今年3月2日评论文章《昆明楼市新政:晚到的,才最伤人!》的观点。

撩官意:与其说是限购,不如说是一份昆明宣言

昆明学坏了,学会了调皮撩人。

而这一次,昆明撩的是上层关于严控房价的官意。

我们都知道,昆明因为房价问题曾经被约谈,而且作为7部委点名治理房地产乱象的30城之一,在今年下半年成为严打城市。

但是,7月1日昆明公布的“限购”政策,却更像是一份宣言,这份宣言明确无误地让人看到了昆明坚决维护房地产市场在合理范围内上涨的决心。

主城五区和三个开发(度假)园区范围内,年满十八岁的无房外省户籍自然人,凭同一身份证明限购一套住房,不能限制住外省入昆购房的行为。因为这样的政策除了增加程序上的麻烦之外,没有任何实质的限制意义。一个家庭至少两个成年人,就可以买两套,加上父母,四套,再加岳父母,六套……这对于家庭投资购房,不禁限制不了,反而还明确向外省户籍家庭明示:昆明买房,赶紧趁早。

那对于大资金大规模投资投机购房呢?看似限制了规模化投资投机购房行为,实则不然。因为昆明并不限制企业购房,大资金规模投资投机购房,可以成立壳公司,以公司名义购房。

因此我们说,昆明7月1日的“限购”形同虚设,只是增加了程序上的麻烦,只会催生很多绕道、曲线购房行为。

为什么会如此“明目张胆”?

因为钱。

昆明市需要钱来维持和推进城市发展和建设,昆明需要钱来支持在新产业孵化成器前的城市社会经济发展。2017年昆明土地出让收入就高达450多亿,而2017年上半年,昆明财政收入300亿都不到。没有房地产市场高速发展带来的收益,昆明拿什么修地铁搞公建?

在这一点上,我是支持昆明市政府如此的表态。昆明产业经济很弱,商业商贸经济欠发达,新的支撑性经济产业又没成器,在这种情况下,土地财政就是一个暂时离不开的“必需”,这个“必需”是支撑昆明向科学健康的城市经济发展状态过度的驱动力。

在今年3月1日、2日昆明出台限售、限贷政策后,我们的评论文章《昆明楼市新政:晚到的,才最伤人!》就透露,2017年,昆明新建商品房,超30%被外省户籍家庭购买。昆明城市价值的逐步被发现,和全国大多数城市相比的楼市价格洼地,导致大量外省户籍家庭蜂拥而入。这在一定程度上推涨了昆明的房价。也就是从2017年开始,昆明土地价格屡创奇迹。根据媒体报道,昆明的地价近11年间上涨了10倍,但我们看房价,仅仅涨了约3倍。

地价涨了10倍,房价涨了3倍。因此,昆明房价的空间,远远没有天花板。昆明的房地产市场,无论从开发端的行业市场,还是用户端的消费市场,都已经开始融入全国市场。昆明市政府根据昆明社会经济实际情况,一定程度上“放任”外省资金昆购房,推张地价,从土地财政这根链条上获取收益,来反哺昆明的城市建设,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昆明没有办法在产业经济上和成都、南京、武汉等相比,在政府收入这一块,土地收入仍然是重要的来源。

这是在薅外省人羊毛。

拂民意:公积金自伤拳为何拳拳到肉?

薅外省人羊毛,这没毛病。但是,这个薅羊毛的动作,会伤害昆明户籍和非昆户籍但长期在昆工作生活的中低收入家庭。尽管昆明新政并没有限制云南省户籍家庭的购买,但是被推张的房价,却是他们吃不消的。因为和外省高收入家庭相比,他们可支配的购房资金,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这是不公平的,不能连同云南省户籍家庭的羊毛一起薅了。

我们说,7月1日的新政,是对此前政策的修补,是回应“约谈”等上层意志的。总不能对上应付,对下也不讨好。

可是7月1日昆明楼市新政,就是这样一个政策,在公积金贷款方面没有任何表示,对昆明户籍和非昆户籍但长期在昆工作生活的中低收入家庭,依然没有政策惠顾。

因此我们说,在这一点上,昆明市政府有一点“无赖”。

今年3月1日,昆明对公积金贷款政策做了相当具有伤害性的调整,缴存年限扩大到了一年,贷款限额收紧到了“单职工缴存家庭30万元、双职工家庭50万元”。

而在7月1日的新政中,丝毫没有对如此绝情的公积金政策有任何修补的墨迹。

这不明智。

我们在《昆明楼市新政:晚到的,才最伤人!》一文中说,缴存公积金的职工,意味着他是昆明户籍,以及非昆户籍但已在昆明就业工作的人。昆明的城市发展和这些人休戚相关,尤其非昆户籍但已在昆明就业工作的人,相当部分比例今后会把昆明作为安家之所来对待。因此,我们的公积金政策,本该大幅度向这些人群倾斜。

我们拿南京举例来说。南京市为了引进人才,今年两次调整公积金贷款政策。2月2日,《南京市住房公积金支持人才安居工作实施细则》出炉:高层次人才公积金最多可贷120万,夫妻双方均为高层次人才可分别按人才类别计算个人可贷额度,即家庭最高可贷240万!

有人会说,这是针对高级人才的。那好,紧接着4月1日,南京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公布了南京住房公积金政策调整政策,将南京市住房公积金贷款最高可贷额度由30万元/人、夫妻双方60万元/户调整为:购买首套自住住房最高可贷额度为50万元/人、夫妻双方100万元/户。

别忘了,南京也是一个调控政策严厉的城市,为什么能够宽严相济?

昆明,在房价地价猛涨的背景下,不但没有放宽公积金贷款限额,反而收缩,此行为和南京相比,就显得太伤人。

这还是回到了“保障谁?吸引谁?抑制谁?”的问题。(详见《昆明楼市新政:晚到的,才最伤人!》)。

因此我们通过以上分析来定义昆明7月1日的楼市新政,就是一个上撩官意下拂民意的政策,两头都不能讨好。在限购这件事情上,我们看到了一个调皮的昆明和一个“无赖”的昆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保留追诉权:看看云南 » 昆明限购:撩了官意拂了民意

免注册评论 3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手机
  1. #1

    作者能代表“民意”??
    “官意”是作者那点小农格局能看懂的??
    云南的落后源于观念的落后!!
    看昆明城中大小生意,有哪样不是被外省老板把控?
    本地人不思进取不能吃苦,买不起本地房却抱怨zf没给他们把房价降下来,作者的小农意识何其可笑?又何其可怜?!
    云南发展长期滞后,现外省资金与人力大量入滇,是云南重大机遇,岂能为一干不求上进只会伸手向zf等靠要的混混儿就放弃发展机遇?!
    昆明是一带一路南线桥头堡,肩负经济与政治双重使命,但谁能担负起昆明的建设重任??是等靠要的懒虫??还是肯于奋斗的建设者??
    熟轻熟重,相信“官意”早已明确。

    west653个月前 (07-11)回复
  2. #2

    建议昆明的优秀青年都到东南沿海去,去那里大展身手,有所作为!不要再回来,因为你的家乡已经不再属于你,这里充斥着大量东南沿海次等人,这些人在自己的家乡混不好,就来昆明,正好这个城市始终喜欢招此等人,也喜欢始终把自己定义为一个次等的城市,招不来一流的人才,更留不住自己的杰出人才!看看城市管理者的政策就知道了!不过也好,这样一来,优秀的昆明青年,你的后代就成了一等城市的原住民,而来这里混的次等人,自然生产次等城市的原住民!世界很公平!

    3个月前 (07-16)回复
    • 昆明本来就是个破破烂烂的三四线城市啊,除了老天爷给的气候,昆明还有啥?东南沿海人敢闯敢打拼有什么问题?他们会比你这连门都不敢出的啃老家乡宝还次?

      3个月前 (07-1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