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定不知道云南这个村,政府帮他们盖新房,可他们却喜欢住大森林,搬进搬出六次,所以叫……

和友人玩“说名字中含有数字的电影”的游戏,输了罚酒,于是我第一次听见了《六搬村》这部电影的名字。起先以为是朋友为了不输游戏而随便编造的,谁知真有这电影不说,还是讲述我们云南的电影,遂看之。

关于滇边之旅,有说不完的故事,但也有例外,无论你是否听说过哀牢山深处的“原始人”——苦聪人,也无论你是否去过苦聪人的新居“六搬村”,苦聪人村寨从来不是旅游热线,以后也不会是。

然而,依然有一群人对这里充满关注,几十年来乐此不疲,甚至代代相传。这个群体就是人类学专家、民族志电影工作者。毋庸讳言,这是一条小众、专业的路线,它是人文旅行者的完美选择,也是这类题材纪录片发烧友的可选之地,但它也可能是某些游客眼中最无趣的线路。

苦聪人是一个古老民族,世代居住在云南省边陲的哀牢山、无量山一带海拔1800米的山区,人口约4万,分布在金平、绿春、新平和墨江等县,苦聪人现已划归拉祜族,但在当地,其他民族仍然习惯性地将他们称为“苦聪”。

苦聪老人

苦聪老人

苦聪人是地球上少有的暂时还幸免于全球化的角落之一,但是,苦聪族群原始风貌消逝的速度一点都不比地球上冰川消失的速度慢。除了长期关注苦聪人的人类学专家,没有多少人知道苦聪人。因此,纪录片《苦聪人》和《六搬村》的新旧对比上映,犹如打开了一扇了解苦聪人的窗口。

有一些旅行是从出发之前就开始了的,只不过,当时的我们浑然不觉,比如某次爱情,某些死亡。苦聪人村寨之旅也是这样,从影像开始,被苦聪人原始社会末期的族群风貌所震撼,越过千山万水,进入村寨和丛林,去修补和填满想象和记忆的某些空白和缺失。对这样的行者来说,他们的旅程始于1959年的影像,又与现在的苦聪人生存现状重叠在一起,他们的旅行在出发前就已经出发。

苦聪人老房子

苦聪人老房子

翻过哀牢山的支脉——西隆山,过去就到了越南。历史上,这一带是属于人迹罕至的“瘴疠之地”,到处是毒蛇和蚂蟥,蚊虫尤其厉害,隔着蚊帐都能咬人。1959年,老一代民族志电影人杨光海、徐志远、杨毓骧等人深入腹地拍摄《苦聪人》时,可想而知他们的艰苦。当时的拍摄地点在红河州金平县勐拉乡翁当区牛塘村,他们要先乘坐滇越铁路的小火车到蒙自,再转车到个旧,从个旧搭货车到金平县勐拉乡,再由边防军和当地政府组织的马帮护送进山。从勐拉到翁当,顺着勐拉河走要两天时间,然而这只是西隆山的山脚,从这里到达苦聪人居住的原始森林,还要爬一整天的山。在原始森林里,千年的腐叶厚厚一层,蚂蝗很多,一旦沾到身上,就扭着头吸血,越拔越吸得深。有一次,杨光海被蚊虫叮咬之后,竟患上神经性疟蚊,差点死掉,只好停止拍摄,回到北京治疗了几个月。从1959年下半年开始,到1960年4月,摄制组成员七进哀牢山,才把片子拍完。

现在,到苦聪人村寨的交通状况比以前改善了许多,但路仍然很窄,只能过一辆车,坐越野车也颠簸得非常厉害。从昆明驾车出发,第二天就可以赶到翁当乡。

但要到《六搬村》拍摄时的大本营老林脚村的话,还得走三个半小时的山路。2008年6月到11月,整整半年的时间,《六搬村》摄制组跟踪拍摄了老林脚村苦聪人从老村子搬到新村寨的全过程。

老林脚,顾名思义是在原始森林的边上,这是一个有一百三十多户苦聪人的村庄,也是苦聪人一个较大的聚居地。1959年拍《苦聪人》时,政府专门组织了几十户苦聪人来此定居,形成了一个小村落,但电影拍完后,因为不能适应外面的生活,这些苦聪人又全部搬回了原始森林,其间数次搬进搬出。现在老林脚村的苦聪人,都是1998年之后陆续搬出森林的。2008年年底,老林脚村的六十户苦聪人搬入了新居,这是五十年间他们第六次搬迁,新寨子也因此被命名为“六搬村”。

新迁村寨

新迁村寨

苦聪村寨是贫困地区,当年政府反复劝说,苦聪人才走出大森林,到政府为他们修建的新房中居住。苦聪人六次在森林和山外之间的拉锯式迁移,体现了“直过”民族的一个共同特点。

所谓“直过”民族,就是从原始社会或奴隶社会直接进入现代文明的一些民族,这些民族中,最初接触现代文明的一代甚至几代往往不能适应新的生活方式,但年轻一代却能很快融合进现代文明,虽然,他们的族群记忆也会以某些方式得以保存和转移,同时产生一些“创造性破坏”,变得不那么“原生态”。

表面上的变化很明显,苦聪人的衣食住行都和老纪录片中的不一样了,现在的苦聪年轻人,穿着打扮都与当地汉族无异,每年除了收草果的时节进原始森林几天外,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山外,老一辈那种刀耕火种的生活对于他们而言是越来越陌生。只看到苦聪人外在的变化是肤浅的,从人类学的角度而言,文明的实质是某种特定生存环境中的生存智慧,在原始森林中,苦聪人无疑是生存智慧的大师。但是离开了森林,他们几千年积累下来的生存智慧还管用吗?在传统文明向现代文明转型的过程中,苦聪人将面对什么样的问题?他们又是怎样看待这些问题的呢?上一辈苦聪人终其一生,到死都没有学会种田,他们还是喜欢住在原始森林,但年轻一代是不想再回森林去居住了。年轻一代除了学习种田之外,还开始在寨子里种植经济作物草果和八角,有的人家还把家中的田出租给外地人种植香蕉。

老版纪录片中的人物仍有健在者,白树林今年58岁,在《苦聪人》中,他还是一个赤身裸体,背着沉重的竹箩行走在山间小道上的孩子,如今当村干部已经四十年了,还是县人大代表,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眼界也很开阔,被称为“村子里最精明的人”。马二妹今年已经九十多岁了,像她这样高寿的老人在缺医少药的哀牢山区并不多见。在外来客眼中,光着身子的小男孩的影像和眼前的抽烟男子的影像叠合在一起,中年女人和满脸皱纹的老太太的影像叠合在一起,50年似乎只是一个梦。

(文/吴琪)


电影资料:

《苦聪人》
1959年拍摄,1960年完成
35毫米黑白胶片
影片时长:38分48秒
编剧:云南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组、云南省民族研究所
导演/摄影:杨光海
全国人大会民族委员会、中国科学院民族研究所委托摄制,北京科学教育电影制片厂承拍

 

《六搬村》
拍摄时间:2008年-2009年
由云南大学东亚影视人类学研究所研究人员组成的摄制组六上西隆山,跟踪拍摄了老林角村苦聪人搬迁的全过程,完成了这部纪录片。

影片时长:50分钟
编导:欧阳斌
入围2009年度台湾国际民族志影展和四川国际电视节金熊猫奖,荣获建国六十周年中国纪录片大赛铜奖;于2010年6月获得“(青海)世界山地纪录片节”人文类最佳长纪录片“玉昆仑”大奖


Tips:

1、金平交通

 

2、金平县旅游

【西隆山自然保护区】 位于金平县城南者米乡南沿,与越南莱州西北部相连,是一处以山梁界碑为界的跨国林区。保护区面积12平方公里,海拔3074米。茫茫原始森林,雄奇巍峨,年平均气温15左右,森林生态系统保存完整,生物资源非常丰富,是我国物种基因库之一。

【金平勐拉温泉】勐拉,傣语意为“水边的寨子”,距县城42公里,气候湿热,河两岸世世代代居住着勤劳淳朴、能歌善舞的傣族人民,勐拉的普洱中寨是一百多年前从西双版纳大勐龙迁来的,他们的语言、住房、服饰、生活习俗与西双版纳傣族基本相同,素有“小西双版纳”之称。

【拉灯旅游景观瀑布群】位于马鞍底乡马拐塘村委会拉灯河(又名五台河)及支流石洞河上游短半径范围内分布着罕见的6台瀑布群,其中石洞河上游1台,拉灯河上游5台,拉灯河第5台瀑布海拔2621米,每瀑均高60—10O余米,均宽10余米。是金平县旅游景观资源最为壮观的生态型旅游景区。门票免费。

【金水河口岸】 金水河口岸是红河州最为重要的对越开放口岸之一,距金平县城38公里。原名那发口岸,清朝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开设。20世纪60年代抗美援越援老战争中,这里是著名的“胡志明小道”的北端起点,许多援越抗美的物资就是通过这条通道源源不断地进入越南腹地的,在援越抗法抗美战争中发挥出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3、金平美食

火夹清蒸乳饼、苦叶菜果、苦竹笋、松菌、菠萝蜜、臭菜炒黄鳝、金平哈尼水煮螺蛳、薅药啰包肉、瑶族鸡堡、金平鸡枞……

金平哈尼水煮螺蛳

金平哈尼水煮螺蛳

苦叶菜果

苦叶菜果

臭菜炒黄鳝

臭菜炒黄鳝

金平烧豆腐

金平烧豆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站保留追诉权:看看云南 » 你一定不知道云南这个村,政府帮他们盖新房,可他们却喜欢住大森林,搬进搬出六次,所以叫……

免注册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手机